-

“第一次。”風澹淵接過魏紫遞過來的茶水,姿態優雅地喝了一口。

“來來來,繼續繼續!”阿華整個人都亢奮起來。

“好,繼續!”

沈星言的好勝心被激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她拿出了百分之五百的專注力和技巧,腦中隻有一個信念:一定要贏!

夏晴見沈星言拿命相搏的姿態,也不敢再吊兒郎當,怕輸了捱罵——啊,呸!“輸”這個念頭就不該有,會被罵的。

阿華更是一掃家庭煮夫的溫和,目光如炬,充滿豪情壯誌。

相比之下,風澹淵倒是神情慵懶,似乎真的隻是“隨便玩玩,輸贏不重要”。

但魏紫瞭解他:這不是無所謂的態度,而是勝券在握的自信。

打個遊戲,怎麼真跟打仗一樣?

開局了。

沈星言跟阿華廝殺,夏晴一麵全力輔助沈星言,一麵攻擊風澹淵。

這一次,風澹淵冇有擊殺夏晴,而是直接上去跟阿華一起乾掉了沈星言——對,一分鐘之內,沈星言死了。

螢幕上隻剩下孤零零的夏晴。

然後,無數長劍落下,夏晴躲不開,也死了。

沈星言不可置信,夏晴更是搞不清楚狀況:怎麼又死了?

就連阿華也震驚地看著風澹淵:“你怎麼想到用這一招?這招很難用的啊,你的等級又那麼低。”

“不難,等級無所謂,技能能用就行。”風澹淵說得雲淡風輕。

“再戰!”沈星言周遭燃起了熊熊烈火。

“哦。”夏晴不敢拖後腿。

這一局,沈星言跟夏晴是一起死的。風澹淵趁阿華攻擊沈星言,夏晴打輔助的時候,直接突襲秒殺了兩人。

“你裝備這麼普通,竟然能用‘蓋世無雙’的技能!”阿華覺得風澹淵的腦門上刻著兩個字:奇蹟。

沈星言的烈火已經一桶冷水澆滅。

她內心是無數羊駝狂奔的悲憤交加,麵上卻還得故作大方,僵硬地笑:“遊戲嘛,就這麼回事,隨便玩玩。”

緊接著咬牙切齒地說出違心的話:“風老師厲害啊!”

沈星言又去了洗手間,阿華興致勃勃地要跟風澹淵討論遊戲,卻被自家媳婦扯去了廚房。

魏紫低聲問風澹淵:“你剛是不是用‘滄海錄’作弊了?”

風澹淵覷她一眼:“打個遊戲,無需損內力。”

魏紫也有點吃驚:“你靠實力贏的?”

風澹淵嗤笑:“難不成我還靠臉贏的?很簡單的遊戲,瞭解規則和他們的作戰習慣,直接動手就行了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她家王爺做職業玩家,應該也能闖出一片天地吧,隻不過會嫌太簡單不願意做。

微微一頓,她又道:“你這麼耿直,讓我冇有朋友了。”

風澹淵回:“這麼弱的朋友,要來何用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她愧對沈星言,是她冇教好她家王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