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果不其然,風澹淵的手很快順著肩頸而下。

一點一點放鬆魏紫肌骨時,也在侵蝕魏紫的心智。

奇異的感覺從魏紫的四肢百骸升起,有一點點癢,好想風澹淵給撓一撓、按一按,可等他的手經過之後,癢冇了,更大的欲(yu)望卻平地而起:她不想他的手離開。

呼吸漸漸急了。

魏紫明白了:他就是故意的。

可是他成功了——成功地勾起了她想將他生吞入腹的欲(yu)念。

魏紫不會委屈自己。

原本趴在浴缸邊緣的她,轉過身來伸手攬上風澹淵的脖頸,吻住了他鮮豔的紅唇。

風澹淵的胸腔震動起來,他輕輕咬了魏紫的唇,阻止了她的動作:“不需要再放鬆放鬆了?”

“不必。”魏紫一口回絕,將身子貼在他的胸前,用濕漉漉的眼看著他。

“哦。”風澹淵被看得心尖發顫,可他還是故作淡定:“還冇沐浴。”

一邊說著,一邊取了一邊的沐浴露,從容不迫地塗在魏紫身上,大掌深一下淺一下的滑動,在白皙的肌膚揉出同樣雪白的泡沫。

魏紫真的想咬人了。

她用平生最大的意誌力,壓下體內叫囂的欲(yu)望,輕笑道:“我幫你啊。”

這一套欲迎還拒,她也會!

“哦?”低啞的尾音煞是勾人,風澹淵灩灩的桃花眼妖冶起來。

好不容易沖洗乾淨,魏紫腿軟得站不起來,她甜膩地笑:“抱我去換衣服。”

“哦。”風澹淵用浴巾裹住魏紫,炙熱的手掌拂過她的長髮,“滄海錄”很快便烘乾了她潮濕的發。

抱著人回到臥室,他紅唇微勾,低低的聲線充滿了誘惑:“換那件衣服。”

“哪件?”魏紫當聽不懂。

他手一揚,盒子開了,那幾件小小的“衣服”隔空飛來,落於他手。

“要我幫你穿嗎?”

“你會嗎?”

“你來。”風澹淵放下那幾件“小衣服”,起身進了主衛。

他自製力是強大,可現在已到臨界點了。他不敢再玩火嘗試——不但不敢,還得先把體內快要爆炸的火用冷水壓一壓。

魏紫平複了一番氣息,才嘗試著穿上了那充滿內涵的衣服。

饒是那麼淡定的魏醫生,在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後,也默默地取過一邊的浴巾繼續將自己裹成粽子。

目光不經意間,落在那一堆小盒子上。

買的時候她的想法是很樸素的:不知道哪一款適合風澹淵,那就都買了吧。

現在這一堆盒子安靜地躺在臥室裡,言下之意一點都不樸素:

一盒不夠,那來兩盒哦……

試試這個味道,還有那個味道也不錯呢……

這款刺激,還是那款刺激呢……

魏醫生終於有了羞恥之心。

她要把那些盒子都塞進抽屜裡!

思想付諸行動,魏紫光著腳下床,手還冇碰到那些小盒子,身後便傳來戲謔的聲音:

“寶貝,等不及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