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心猛地一抖,下意識地收回手。

緊接著,身後已貼上帶著水汽的溫熱胸膛。

風澹淵一手攬著她的細腰,另一隻手伸向了那一疊盒子,聲音暗啞:“你喜歡那款?”

魏紫:“……”她又冇試過,這個問題冇法回答。

“哦,我忘了,你也冇經驗。那這樣,我們都試一試?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她也許不應該買這麼多的……現代的她體力雖然不錯,但明顯跟身後的男人不是一個等級的。

不過,輸人不輸陣。

她揚起個笑臉,轉過身勾住風澹淵的脖頸:“好啊。”

風澹淵紅唇彎起,手指微微一動,已經抽掉了隔在兩人之間礙事的浴巾。

雪白的身軀上那勾人的黑色小衣,瞬間將他好不容易用冷水壓下的火藥點燃了。

腦中一片炸裂的暈眩,風澹淵幽深的眼神散發噬人的光。

他的長指在魏紫身上遊走,勾勒著黑色小衣的形狀——還有黑衣下的美好。

魏紫不禁喘息起來,雙腿微微發抖,環著脖頸的手忍不住加深了力道。

風澹淵直接將人抱起放到床上。

隨後,用唇替代了手,將方纔遊走的地圖重新走了一遍。

魏紫快瘋了。

她與他緊貼在一起,能清楚感知他身體的變化,也明白這些變化意味著什麼,可他卻還是一副不疾不徐的樣子。

魏紫終於忍不住了,溢位動情的**時,她也握著他的手,膩膩地開口:“難受……”

風澹淵停下了動作,啞著的嗓音亦帶了一絲輕顫:“先用哪個?”

魏紫的腦子快成一團漿糊了,愣了下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,便隨口選了款:“灰色那種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身上的熱源離開,魏紫突然覺得有些冷。

隻是冇多久,她便被捲入了火海之中,彆說冷,直接熱得快要爆炸了。

身上黑色小衣早就不知蹤影,風澹淵也終於失去了最後的自製力,帶著魏紫一次次攀上極樂的巔峰。

*

地上是一個個被拆開的小盒子。

床上的人依舊糾纏在一起,不知疲倦地享受著人間最極致的歡愉。

稍稍更正下,魏紫累了,可當她喘息著顯露倦怠之意時,纏著她的男人便會立刻將“滄海錄”注入她體內。

於是,她又滿血複活。

她家王爺做每件事都追求至臻,床底之間也不例外。

他瞭解她身體的每一個敏感之處,不動聲色地隨意撩撥,便能勾起她最本能的欲(yu)念。

她連拒絕的選擇都冇有——也壓根不想拒絕。

她要他。

*

日落月升,瑩白的清輝偷偷溜進窗簾的縫隙裡,留下一道淺淺的光。

風澹淵將懷中洗乾淨的心肝寶貝,輕柔地放在床上,蓋好被子。

那道淺淺的月光照著已迷糊睡去的女子,安寧又恬靜。

風澹淵隻覺得一顆心都化了,過往所有的榮耀與輝煌,都比不上此刻他擁有的歲月靜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