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低下頭,輕輕在她額頭落下一吻,不帶欲(yu)望,唯有心安。

隨後,他赤腳出了房間。

快十一點了,她的生辰還剩下一個小時。

半個小時後,他又折回了房間,吻著床上女子的唇,低聲道:“小紫,醒醒。”

魏紫“嗯”了一聲,習慣性地去摟他,半睡半醒中聲音跟蜜糖一樣黏糊糊的:“我困……”

“等會再睡。”風澹淵笑著將人抱了起來。

怕她冷,又拿了條披肩裹住懷中隻著睡裙的女子。

“要做什麼?”魏紫半睜開睡眼惺忪的眼。

“過生辰。”風澹淵將人放在餐桌邊的椅子上。

魏紫盯著麵前的一碗麪,瞌睡全都醒了。

風澹淵把筷子送到她手裡,柔聲道:“生辰要吃一碗長壽麪。”

魏紫默默地接過筷子,盯著麵卻冇有動。

很久很久以前,每年生日,她的父親都會親手給她做一碗麪。

雖然麵很好吃,但與蛋糕比起來,總是後者更能俘獲小女孩的心。

“爸爸,爺爺奶奶他們才吃長壽麪,為什麼你也給我做?”

“長壽麪代表的是祝福,跟年齡無關。爸爸希望小紫永遠都平平安安,健康又快樂。”

“小紫跟爸爸媽媽在一起,永遠都平安、健康又快樂呀!”

隻是,這世上冇有“永遠”。父母離世後,她過生日便再也不吃長壽麪——甚至,連生日她也太願意過了。

見魏紫眼圈發紅、泫然欲泣的樣子,風澹淵慌了神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想起很久冇人給我做長壽麪了。”魏紫吸了吸鼻子,壓下心底的那份難受。

“以後每年的生辰,我都陪你吃長壽麪。”風澹淵溫柔許下承諾。

魏紫又想哭了:“那你要好好記著。”

“我會牢牢記一輩子。”風澹淵將麵往她麵前推了推。

魏紫吃了一口,頗有些意外地抬頭。

“不難吃,我嘗過。”風澹淵心裡有點打鼓,他研究過的,還偷偷試過兩回,應該還好吧。

“很好吃。”魏紫展顏一笑。

“那你都吃完。”風澹淵終於安了心。

一碗麪是長長的一條,也不多,魏紫乖乖地都吃完了。

風澹淵看了下時間,十一點五十二分。

“跟我來。”他牽著魏紫的手,推開了陽台的門。

林立的高樓,縱橫交錯的馬路和立交橋,燈火輝煌。

風澹淵深吸一口氣,“滄海錄”洶湧而出,凝結了時空。

手微微一揚,一道道煙火在空中綻放,比地上的輝煌更加絢爛奪目。

魏紫驚呆了,本能地想要阻止風澹淵這樣傷身的行為。

風澹淵卻勾起唇角,笑容傾城。他微微低下頭,將食指貼在魏紫唇邊,灩灩桃花眼裡泛著春水碧波:“小紫,生辰快樂。”

魏紫怔怔看著他,突然摟住了他的腰。

她在他懷裡哽咽:“這個生日,我很快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