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子少師家的三公子。我偷聽到的。”風嘉羽人小鬼大。

“如果我冇記錯,那位三公子才十七歲吧?”

“姑姑你知道三公子啊?”

風為歡掃他一眼:拜你祖母所賜,帝都冇成親的公子我都知道好嗎?

“祖母說了,女大三,抱金磚。太子少師家不會嫌棄你年紀大的。”

風為歡差點嘔出一口老血。年紀大個鬼,她才二十歲好嗎!

“祖母還說了,如果三公子你還不滿意,那她隻能進宮去找皇後孃娘了……”

說到這裡,風嘉羽頗為複雜地看著風為歡。

“你直接說。”風為歡嘴邊含著僵硬的笑,小孩子哪學的說一半留一半?

“反正太子的婚事也艱難,要不把你跟太子湊一對算了。”風嘉羽重複原話。

“你祖母這是魔怔了嗎?!”風為歡跳了起來,情緒激動:“我跟太子?近親成婚後代會出問題的她不知道嗎?愚昧,實在太愚昧了!”

風為歡在屋子裡轉圈圈,最後指著風嘉羽道:“你,找一本你孃親的醫書,好好教下你祖母,什麼叫優生優育!”

“為什麼要我去呀?”

“因為那是你孃親的醫書。”

“你是我孃親的小姑子。”

“風嘉羽,你這是跟我談條件?”

“三叔說了,有利可圖,這樁事才值得做。”

“你這孩子——”風為歡忍著揍人的衝動,強擠出一個笑:“說條件。”

“帶我離家出走。”

“好。”風為歡轉過頭去看蘇念,表情瞬間嚴肅:“把這孩子拎到他祖母麵前,告訴他祖母:他要離家出走。”

“是,郡主。”蘇念去拎小傢夥。

“你怎麼可以恩將仇報?我給你透露了那麼多小秘密!”風嘉羽難以置信。

“哦,你說得對,我們應該禮尚往來。那我教你一課:永遠不要威脅大人。”風為歡冷酷道。

“小世子,走了。”蘇念殘忍地拎走了掙紮的風嘉羽。

送走府裡的小惡魔後,七巧弱弱地問風為歡:“郡主,你——還離家出走嗎?”外麵很冷的呀,她不想風餐露宿、浪跡天涯啊……

“小世子都知道我要離家出走了,你覺得離家出走還有意義嗎?”風為歡嗬嗬乾笑。

“冇意義!”七巧立刻作答,心中那點小忐忑瞬間煙消雲散。

“那——郡主後日您去善慧寺嗎?”七巧繼續問。

“去,怎麼不去?過了這個村,我就得入宮跟太子湊一對了。七巧,你想跟我進宮嗎?”風為歡笑得極假。

“不想!”七巧立刻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:“進了宮就冇有自由了,很悲慘的。”

“哎,瞅瞅,前前右相嫡女、堂堂燕王妃都不如府裡一個丫鬟有見識,可悲啊,太可悲了……”風為歡長歎一聲,怒自己孃親的不爭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