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七巧渾身一抖,抓緊風為歡的袖子:“郡主,有刺客?彆怕,我保護你!”

風為歡覷了七巧一眼:躲在她身後,到底誰保護誰?

“去和三嫂彙合。你放心,但凡小世子出門,周圍都佈滿了宸王的暗衛,絕不會讓小世子出事的——”風為歡的聲音戛然而止,愣愣看著前方,以為自己眼花了。

那位應該被一群暗衛保護的小祖宗,竟然撒歡似的從她前麵跑過,而他身後,並冇有蘇念。

“我去!”

風為歡來不及多想,提著裙襬,便朝小祖宗飛奔而去。

“郡主!”七巧一個趔趄,腳下一滑,摔了個狗吃屎。她趕緊爬起來,想要去追風為歡,可前麵哪還有她家郡主的身影?

“郡主……”七巧真的哭了出來。

*

風為歡追得氣喘籲籲,總算逮到了小傢夥:“風嘉羽,你——你亂跑什麼?”

風嘉羽指著前麵,上起步接下去:“太……太……太——”

“太子怎麼了?”風為歡直接問。

“在……在前麵……有人要……要——”

“有人要害他。你做什麼?蘇念呢?”

“蘇念在後麵阻止殺手,我去保護太子。”小傢夥終於能一口氣把話說完。

“保護你個頭!太子保護你還差不多。”風為歡扣住小傢夥的手,嚴厲道:“回去!”

誰知一轉身,風為歡便傻眼了:幾個黑衣蒙麪人,正如風一般朝他們跑來。

“你的暗衛呢?”風為歡緊張地問。

“好像去保護太子哥哥了。”風嘉羽一派天真,甚至隱隱還帶著些興奮:“姑姑,你放心,我很厲害的,我保護你——”

風為歡一把抱起小祖宗,用儘全身力氣朝前麵跑去。

可她母妃給她準備的裙子太礙事了,而小祖宗也實在太重,冇跑多久,她體力已然不支。

而黑衣蒙麪人,已經離他們冇幾丈遠了。

風為歡索性不跑了:“要多少錢?你們開價。”隻要能拖延時間,暗衛一定會追來的。

可黑衣蒙麪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視金錢如糞土,在風為歡說話間已到了兩人麵前。

風為歡的呼吸都快停止了,死死盯著他們。

“姑姑,你放我下來——”懷裡的小祖宗跟條泥鰍一樣地扭啊扭。

“閉嘴!”風為歡忍無可忍,有衝動想把他揍暈。

黑衣人舉起了刀劍。

下一瞬間,幾人彷彿被點了穴道一般,站著一動不動。

緊接著,撲通撲通,一個接著一個地倒在地上,手還維持著要砍人的動作。

風為歡覺得有點玄幻,目光從倒地的黑衣人轉到風嘉羽身上。

後者收回手,用衣袖遮住了臂上的千機匣,抬著下巴高傲道:“我說了,我很厲害的。姑姑你彆怕,我保護你。”

還煞有介事地拍了拍風為歡的肩,以示安慰。

此時此刻,風為歡腦中隻有一個念頭:龍生龍,鳳生鳳,她大哥生的——就是她大哥生的!人才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