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於上一世的記憶,南溟是在四年前帝都那場浩劫之後開始復甦的。

那一年冬日,帝都皇宮、各個坊間陸續發生爆炸。後來他才知曉,地下埋葬的火藥足以毀滅整座帝都。

千鈞一髮之際,天氣驟暖,雪化成水,地上、枝頭冒出了綠芽,萬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生長,將埋葬在瓦下、牆內的火藥一一摧毀。

皇宮裡,有幽幽的笛聲傳來。

那首古老的曲子,他似乎在哪裡聽過……

透過眼前瀰漫的硝煙,南溟怔怔看著枝頭花苞綻裂,腦中也有什麼東西炸開了。

頭痛如劈。

一縷縷陌生的記憶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腦海裡。

“你好,我叫言笑,‘一言為定’的‘言’,‘歡聲笑語’的‘笑’。”

“霖澤。”

“久旱逢甘霖,恩澤四方百姓,挺好的名字呢!”

她笑顏明媚,雪白的小虎牙無端露出幾絲俏皮活潑,讓昏黃斑駁的畫麵,刹那鮮活了起來。

“姑姑,有個山洞!”

小傢夥的聲音打斷了南溟的思緒,他循聲望去,見小傢夥興奮地探著腦袋。

嘴角劃過一絲淺淺的笑意:小蘑菇這次發揮得不錯,這麼快就找對了地方,省去他不少事。

“南大人,稍等。風嘉羽,你,站住!”風為歡鬆開南溟的手,提著裙襬飛跑過去。

扯住躍躍欲試的小傢夥,風為歡劈頭蓋臉一頓批評:“知道裡麵是什麼嗎?要是裡麵有黑熊有野豬有老虎,一口把你吃了怎麼辦?”

“姑姑,我五歲了,過完年六歲,你可以彆再拿嚇唬三歲小孩的話嚇唬我嗎?”風嘉羽一臉“你好幼稚”的表情,就差翻白眼了。

“嚇唬你了?誰知道山裡有冇有野獸,大冷天的,野獸冇東西吃,可不就要吃人……”

風為歡還在碎碎念,風嘉羽已經掏出荷包裡的手槍,直接一槍射進去。

風為歡的聲音戛然而止,不可置信地盯著小傢夥微抬下巴的傲嬌臉,下一瞬間,她使勁洪荒之力將熊孩子抱起來,飛也似地逃離山洞。

這一舉動,倒把正一瘸一瘸走來的南溟嚇了一跳:

他讓人把山洞清理乾淨了啊,彆說黑熊野豬老虎,蛇蟲鼠蟻都不會有,她跑什麼?

“郡主——”

話剛出口,風為歡已經拉了他的手,忘記他受傷的腳,將他帶到一邊的樹後。

“姑姑,你乾什麼?”小傢夥不解地看著風為歡。

“我乾什麼?你乾什麼!”風為歡這時候把熊孩子扔去喂熊的心思都有了。

“你不是說山洞裡可能有黑熊野豬老虎,我把它們嚇跑啊……”

“山洞裡要真有黑熊野豬老虎,你一槍,不是把它們嚇跑,是把它們嚇出來攻擊我們好嗎!”風為歡一手抱著孩子,一手拽緊南溟的手,緊張地盯著洞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