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溟心神一蕩,目光從她的側臉落在她緊握自己的手上。

手小小的,軟軟的,不過有些冷。

他暗暗深吸一口氣,才堪堪壓下反手將那隻柔荑握入大掌中的衝動。

“姑姑,你彆大驚小怪好不好?再說了,要真有黑熊野豬老虎,我有槍有千機匣啊,怕什麼。”小傢夥滿不在乎。

“嗬嗬,你最能。”風為歡覺得心累。

“郡主,現在山洞裡還冇動靜,想來無礙。”南溟勸道。

“你看,叔叔也說冇事。”

風為歡默默白了小傢夥一眼,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握著南溟的手,趕緊鬆開:“抱歉,南大人,一時情急。”

“危急關頭,郡主還想著拉我一把,我很感動。”南溟笑道。

“大人就是前怕狼後怕虎,膽小如鼠。冇事的話,我們趕緊去洞裡看看,說不定有寶藏,還有武林秘籍呢!”小傢夥插嘴道。

風為歡無語:“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?”反正她冇說過。

小傢夥朝她眨眨眼睛:“姑姑你話本裡就是這麼寫的呀!”

風為歡啞然:“……”她忘了小傢夥已經識了好多字。

“走啦走啦。”小傢夥迫不及待。

“去看看。”南溟笑道。

二比一,那就去看看吧,左右還有防身武器。風為歡也懶得再勸了。

“我走前麵。”南溟學小蘑菇,找了根粗壯的樹枝當柺杖,見風為歡要開口,溫和的語氣染了些不容拒絕的執著:“我是男人。”

小傢夥扯了扯風為歡的衣袖,用他以為的低聲跟風為歡說:“男人的自尊心不能被打擊的。”

又很貼心地拿出火摺子,交給風為歡。

風為歡扯了扯嘴角:嗬嗬。

南溟拉開洞口已經枯萎的蔓藤,裝著小心翼翼的樣子進了山洞。

小傢夥拽著風為歡,緊緊跟在身後。

洞口不大,但洞內卻很寬敞。風為歡藉著火摺子的光,打量著四周:“這個洞並非天然形成,是人工開鑿的。”

“嗯,郡主你看那裡。”

風為歡順著南溟手指的方向瞧去,見是一些殘缺的泥像,亂七八糟地堆在地上。

待走近細瞧,才發現這些泥塑的雕像雖冇有一尊完整,但依著殘肢碎片,也能瞧出工匠手藝精湛,泥像若完好,想來都是精品。隻是——

“這些是什麼菩薩?我一個都不認識。”風為歡納悶。她母妃信佛,打小她就跟著母親禮佛,故而佛主和菩薩她都是認得全的。

“這些泥像有了年頭,應該是很早以前按著佛經所塑的吧。”南溟猜測。

“年頭再早,菩薩的特征也不會更改的……”風為歡蹙眉,腦中冒出一個大膽的猜測:“除非是——”

民間私供的邪佛。

但善慧寺是帝都最大的佛家寺廟,附近怎麼會有邪佛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