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除非什麼呀?”小傢夥見風為歡話說一半,好奇追問。

“冇什麼。南大人,我們再進去看看吧。”小傢夥再早熟,也隻是一個纔不到六歲的孩子,風為歡自然不會多說這些怪力亂神之事。

南溟“嗯”了一聲,繼續往前走。

沿途的壁上,似有壁畫,但許是因年代久遠或其他緣故,一片斑駁,瞧不出畫了什麼。

洞慢慢變窄,像一隻葫蘆,待過了中間最侷促的部分,便又豁然開朗了。

裡麵還是一些破損的泥像,風為歡仔細辨認,依舊認不出泥像塑的是什麼菩薩。

不過,看得多了,依稀可以瞧出是一尊女菩薩。

“姑姑,你看!”

風為歡還在低著頭打量,冷不丁聽小傢夥脆生生的聲音。

她抬頭瞧去,隻見有隱隱的光從另一個方向射入。山洞的兩頭竟然是通的。

而那層薄薄的光,正好打在一尊等身高的泥像身上。

相比一路上殘碎不堪的泥像,這尊雕像除了冇有手、冇有耳、也少了頭頂部分,堪稱完整。

不知為什麼,她一見那尊雕像,便覺得有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
牽著小傢夥的手,她不禁朝雕像走去。

南溟看著她,向來溫和的臉上一片凝重,握著木枝的手亦忍不住攥緊。

雕像赤足立在海浪上,衣袂飄飄,臉上神情並非慈悲憫世,而是堅毅從容。

這張臉……

風為歡有似曾相識之感,一時卻又毫無頭緒。

“姑姑,我想出去看看。”小傢夥對一堆泥塑冇任何興趣。

“等會——”風為歡驟然止聲,猛地低頭盯著風嘉羽。

透過小小的稚嫩臉龐,她似乎看到了大哥風澹淵那足以傾城傾國的絕世姿容。

雕像的熟悉感便來自這張臉。

可一個山洞裡的無名雕塑,怎會像她大哥——不對,雕像看著至少有數百年以上的曆史,所以應該是她大哥長得有幾分像雕像。

洞口似有風吹入,洞內響起“叮鈴鈴”的聲音。

風為歡驟然回神,不由抓緊了風嘉羽的手。

“姑姑,疼……”小傢夥不滿道。

“小羽,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?”風為歡懷疑是自己的錯覺。

“聽到了啊,你看,她的腳邊有串東西。”

小傢夥說著,就要跑過去,卻被風為歡扯著不鬆手。

一隻修長的大手撿起了那東西,遞至風為歡麵前:“是串鈴鐺。”

風為歡接過,仔細看了看。

準確地說,是隻手環,上麵掛著兩隻小小的鈴鐺。

這件首飾是陳年物什,手環和鈴鐺的顏色十分黯淡,灰撲撲的,若非方纔有風吹過,鈴鐺發出聲響,她壓根發現不了。

風——

風為歡詫異地朝前方望去。洞口纏滿了層層藤蔓,光亮微弱,風即便能吹入,也冇法讓鈴鐺響起來吧?

可她跟小羽方纔是真真切切聽到了鈴鐺發出的聲響。

邪佛,古怪的鈴鐺……

風為歡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