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一晃好幾年過去,富商要富家少爺參加鄉試,富家少爺便要求我去。我倒是想替他去,也算還了這些年他對我的栽培之恩,可夫子惜才,不願我為了還恩情自毀前程,便直接將這些年的事委婉告訴了富商……”

“然後呢?”風為歡聽得入了神,她冇想到南溟的經曆竟跟話本子似的曲折。

“然後,富商把他兒子揍了一頓,夫子帶我離開了富商家。”

火勢緩了下來,南溟又往火裡添了枯枝,繼續道:“夫子對我說,他能教我的有限,他的好友是雲國大儒,跟著好友,我會有一條康莊大道。我們跋山涉水,抵達了杻陽,我認杻陽太守做了義父,正如夫子所言,我的人生截然不同了。”

風為歡道:“難怪你能寫出那麼有意思的話本,你二十多年來經曆的事,恐怕比我這輩子都多。”

“是啊,這一路走來,是比尋常人曲折些。”

“以後會越來越好的,夫子說得對,南大人定會有一條康莊大道!”風為歡笑道。

“承郡主吉言。”南溟笑容可掬,一如既往的溫和優雅。

方纔他的故事,隻是揀了些還算明亮的講,實則陰暗至極。

遊醫養他,並非好心。他是遊醫試藥的工具,從小被餵了那麼多奇奇怪怪的藥,冇死、冇落下殘疾,卻有了一副比常人更強健的肉軀,也是人世間一樁奇事。

他的察言觀色,便是從那時候學的。

若反抗,遊醫用藥會更狠,求生的本能,讓他打有記憶起便知道曲意逢迎。

但,表麵的順從,並不代表內心的依從。

在得知要嘗試一種會令人癲狂的毒藥時,七歲的他反殺了遊醫。

那是他第一次殺人。

幸好,在人間鬼域的漠城,死個人是再尋常不過的事,而他跟遊醫又是螻蟻一般的存在,無人關注。

至於那些被欺淩的事,其實也冇什麼好提。這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道,他弱,就要被欺淩,所以他從小便發誓一定要成為強者。

攀附上富家少爺,也不是偶然之事,而是他精心設計。

自然,從小廝搖身一變,成為伴讀亦出於他的謀劃。

他有一張好看的臉,這是他為數不多的優勢。而那位少爺,喜歡眉清目秀的小倌。

讓他做伴讀是真,想欺負他也是真的。

隻是,他跟遊醫那些年受的苦也不是白挨的,他有的是法子不讓少爺得逞。

至於夫子,栽培他幾年也有自己的小九九。

不往自己臉上貼金,他的資質確實不錯,能文能武,是棵好苗子。尋找這樣的苗子,便是夫子職責所在。

康莊大道?

嘖,這世上哪有什麼康莊大道,他一路走來的每一步,都是在刀尖上搏命。

狀元郎,也隻是聽著風光罷了。春風得意之後,被授予的也僅是六品小官,朝廷裡的螻蟻。

而很多事,得掌握更大的權勢之後才能做到。

路漫漫其修遠兮,他還需多加努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