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要!”

風為歡大叫一聲,從夢中驚醒。

“郡主!”七巧破門而入。

風為歡坐在床上,大口大口喘著氣,直愣愣地看著七巧。

七巧被嚇壞了:“郡主,您怎麼了?是不是做噩夢了?頭上怎麼這麼多汗,哎呀,衣服都濕了,我馬上去準備熱水,您洗個熱水澡,換身乾淨衣服,可千萬彆感染了風寒……”

聽到七巧熟悉的碎碎念,風為歡才確定她已經離開了夢境,回到現實。

“天亮了嗎?”她偏過頭,看到窗簾的縫隙一片白色。

“嗯,辰時剛過。”

“那你去準備熱水,還有,我餓了,早膳我想吃餛飩和米糕。”

“嗯呐,都準備了呢,您想吃什麼都有。”七巧見自家郡主開始報菜單,就知道冇什麼事,嘻嘻笑著出去了。

風為歡一晚冇睡好,頭重得跟裝了石頭似的,她伸手按太陽穴,按著按著又想起了那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,心中納悶,怎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?

*

日子繼續不鹹不淡地過著。

燕王妃被善慧寺之行嚇破了膽,對風為歡和風嘉羽下了禁足令,讓兩人乖乖留在王府,連街上都不準去。

風為歡很鬱悶,不能理解自家母妃的邏輯:明明是她老人家非得帶著她去相親,發生了意外,她老人家直接把她給關了,怎麼說都不合理吧?

白青蘿勸她:“母妃那日嚇得差點暈過去,你就當體諒她了。”

風為歡無奈道:“我還不夠體諒她?哪次相親我不是乖乖去的?”說到這裡,她不禁小小八卦了下:“那日善慧寺到底怎麼回事?有人刺殺太子?”

白青蘿麵色一緊,環顧四周,確定門窗緊閉,才道:“這事也透著古怪,太子去善慧寺本是秘密之事,除了他的親信,冇人知曉。可不知怎的,出現幾隊黑衣人後,一下子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在善慧寺了。”

“薛三公子的事也是,好端端的怎麼掉進了湖裡呢?據我所知,薛三公子自小習武強身,會鳧水,即便落進湖裡,也不會去撞石頭吧?可這事查了一番,就是薛三公子落水撞石才暈了過去。不過,這事倒可能真是意外,是我多想了。”

“還有一樁,據風青他們說,那些黑衣人功夫極好,行事詭異,他們還未查出這些人的來曆……”

風為歡瞪大了眼睛,如果說前兩樁事還可能是巧合,那黑衣人定然不簡單。

“風青他們是大哥的手下,功夫、辦事能力自不必說,雲國、乃至九州的資訊網儘數在他們掌握之中,照理說,那麼厲害的刺客,他們不應該查不出。”白青蘿說出了和風為歡一樣的疑惑。

風為歡沉思片刻,猶豫了下,問道:“是不是二哥那邊的人還不死心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