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青蘿搖了搖頭:“這個猜測我也同你三哥提過,但他說不是。二哥死後兩年裡,太子和大哥一明一暗,已經清理乾淨了那股勢力。”

風為歡歎息一聲:“百足之蟲,死而不僵。炎帝和九黎後裔在九州之地繁衍生息這麼多年,怕是清理不乾淨,大哥努力的是讓大家能和平地在九州生活,打仗的目的如此,經商也是。可免不得還是有些野心家的。”

白青蘿頷首:“你說的也有理。”

“算了,我一個被禁足的弱女子,操心這些做什麼?”風為歡想到自己大門不能出、二門不能邁的悲涼處境,頓時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,半張臉都癱在了桌上。

白青蘿笑道:“外麵天寒地凍,出去又能乾嘛?待在家裡過冬也不錯。”

“三嫂,雖然你說的是實情,可是呢,這主動待在家裡,跟被迫待在家裡,還是有本質區彆的,人怎麼能被脅迫呢?”

“怎麼不能?這一點啊,你可得學學小羽,能屈能伸。”白青蘿笑著喝了口蜂蜜水。

“對,差點忘了,被禁足的可不隻有我一人,咱們家的小祖宗冇鬨?”

“冇鬨,回來後可上進了,不是在書房唸書,就是跟著父王學機關術,哦,還逼著風青教他功夫。”

“這是我認識的那個風嘉羽嗎?”風為歡抬起腦袋,不可思議地看著白青蘿,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你三哥聽說這事的時候,也是這副表情,還特地跑過去看了看,回來嘖嘖稱讚,說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說到這裡,白青蘿又道:“不過把母妃心疼得不行,怕他累壞了,每天變著花樣各種食補。所以啊,你就安心在家裡待著吧,如今母妃一顆心都懸在小羽身上,暫時不會管你。”

風為歡乾笑兩聲:“這話我到底是該高興還是悲哀呢?”

“自然該高興。小孩子的醋你也吃?”白青蘿笑著搖搖頭。

風為歡猛地坐直身子,一臉凝重:“風嘉羽都知道發憤圖強,我也不能比他差,從今天開始,我要閉關!”

“閉關做什麼?”白青蘿還不太能接受自家小姑子想法的瞬息萬變。

“搞事業!”

*

於是,燕王府裡出現了兩個勤勉得讓旁人慚愧的人。

小世子,每天板著一張漂亮得不像話的臉,用功讀書,認真習武,娛樂生活就是研究機關術。

長樂郡主,頭綁“奮發”“靈感”字樣的布條,埋頭寫話本,書房裡飄滿濃鬱的墨香。

七巧無用武之地,每天閒得窩在小廚房烤紅薯、烤土豆、烤花生。

風澹寧新得了一堆好玩的東西,興致勃勃地來跟風嘉羽和風為歡分享。

結果,小傢夥頭都不抬,小手朝一邊一指:“三叔,放著吧。”

風澹寧:“……”

轉頭去了風為歡的院子,剛想敲門,就被七巧用力“噓”著製止:“郡主說了,靈感這東西可遇不可求,不能打擾她。”

風澹寧:“……”

整個燕王府似乎瀰漫著一股積極上級的力量,他是不是太玩物喪誌、不夠努力呢?

他也要更加努力地掙錢,嗯!

燕王府三郡王感受到了榜樣的力量,轉身就走。

走了兩步,又折回來,從七巧手裡順走了烤紅薯和烤土豆:“聞著挺香的,我拿去給郡王妃嚐嚐。”

七巧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