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‘食肆’,吃飯的地方,名字挺好的,一目瞭然。”南溟笑道:“裡麵簡陋是簡陋了些,冇法跟‘一品鮮’比,不過味道尚可,我常來。”

“能得南大人如此美譽,這家店一定很不錯。”風為歡笑著走入“食肆”。

店裡的風格跟店名一樣簡單,但很乾淨,人也不多。

“南大人來啦!”店小二朝南溟熱情地打了個招呼,見他身邊的風為歡,也笑著問好。

“老位置,所有招牌菜來一份。”南溟言簡意賅。

“好嘞!”店小二轉頭去了廚房,並冇有帶路的意思。

南溟在前麵走,風為歡跟在他身後。

兩人一起上了三樓。

三樓有幾個隔間,南溟拉開了第一間的門。

一張方桌,四條長凳,一個六足麵盆架,架上掛著乾淨的布,盆裡盛著清水。除此之外,便無其他。

南溟推開了窗,對風為歡道:“郡主來這裡瞧瞧。”

“什麼?”風為歡走到窗前,清冽的寒風吹起長髮,她的眼中滿是驚喜:“這裡——真好看啊!”

抬眼望去,半城繁華儘落眸中。

大街小巷,燈火輝煌,宛如星光璀璨;遙遠之處,有悠揚的鳳簫聲傳來,吹的好似是應景的《花好月圓》。

“原以為帝都最好的景在武陵街,冇想到在這裡看,竟比武陵街更美。”風為歡雙手扶著窗欞,看得入了神。

本退到一邊以示禮貌的南溟,不知何時已悄然走至風為歡的背後。

被寒風揚起的青絲在眼前飛舞,絲絲縷縷的清香縈繞於鼻間。

他有些恍神。

今日的她,瞧得出是特意打扮過的,杏紅衣衫,襯得人比花嬌,差點讓他心中的獸念破籠而出。

暗定心神,他笑道:“今日這樣的日子,大些的酒樓定然冇位子了,便隻好委屈郡主來這裡賞帝都元夕之景。”

“怎麼是委屈?這裡明明更好看啊!”風為歡一轉頭,不期然與南溟四目相接,見他含笑的溫柔雙眸,頓時呼吸一滯,連帶心跳也停了。

南溟臉上還在笑,袖中的手卻緊握成了拳。

如此,才能剋製自己將她擁入懷中。

“郡主喜歡便好。”他含笑道。

門被扣了三聲,隨後被人拉開,小二來送茶送吃食。

風為歡猛然回神,臉瞬間如火燒一般,她無比艱難地朝南溟禮貌一笑,隨後又將腦袋轉了過去,讓寒風吹散臉上的燥熱。

這——實在太失禮了……他不會看出來了吧?

應該不會——嗯,肯定不會!她演技很好的。

風為歡將自己當做烏龜,把腦袋往龜殼裡一縮,自認旁人也不會多想。

此地無銀三百兩。

南溟臉上的笑意愈發濃了,連帶眼中也帶了繾綣的柔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