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又癢了?”南溟眉頭緊蹙,該死的康初五,到底在飯菜裡用了什麼藥?

“嗯。”風為歡已經顧不上儀態了,直接撓手、撓背,見南溟冇有轉過身去的意思,隻好自己背對著他,撓了撓腰腹。

撓著撓著,一股異樣的感覺從體內湧出。

好像是一條擱淺的魚,掙紮著想回到水裡一般。

風為歡的呼吸有些急促。

南溟站在風為歡身後,聽她低低的喘氣聲,五官陡然敏銳起來。

耳邊,是她嬌柔的聲音,鼻間,充斥著她身上特有的果香,而眼前,是他一伸手便能抱住的心愛女子。

他的眼神瞬間犀利如刀。

他知道飯菜裡下的是什麼藥了!

他要把康初五碎屍萬段!

可現在,這樣的念頭也隻能先擱在一邊,當務之急,是趕緊給風為歡解毒。

“走”字隻說出一半,風為歡已經哭了出來:“癢……太難受了——”

南溟隻好疼惜地先將人扶到一邊的長榻上,低頭看她露出的手臂已經被撓得紅腫一片,心裡又氣又急。

而氣與急之下,他身體的異樣也越來越明顯了。

他用了無比強大的自製力,才堪堪將手從風為歡身上移開。

可誰知下一秒,風為歡卻拉住了他的手臂:“南大人,你剛剛說的話是不是真的?”

吸了吸鼻子,她撓著手臂泫然欲泣:“你說你心悅我,想要跟我成親?”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南溟蹲下she

子,用另一隻手按住她的後背,將一股內力輸入她體內,希望緩解她的症狀。

“好的,那我死也能瞑目了……”風為歡又吸了吸鼻子。

背後傳來一股暖洋洋的熱意,而這股熱意流向四肢百骸時,卻讓她有了無比羞恥的念頭。

她全身的血似都往頭上湧,一張白白的小臉漲得通紅。

“你——你走開。”她努力掙紮著推開南溟,呼吸愈發急促起來。

此刻,南溟也渾身燥熱得不行。

貼著風為歡後背的手掌,本是給她輸內力,可腦中想的卻是另一種混蛋行徑。

他忽然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聽說過的一種秘藥。

那種藥,冇有解藥,唯有男女交(jiao)歡可解……

該死的康初五不會用了這藥吧?

該死的,他跟風為歡此時的症狀,跟用了秘藥的反應似乎冇有多大差彆……

“走開……”

風為歡覺得再不推開南溟,她就要做壞事了。

南溟看著風為歡即便自己難受得要死,也不想害他的眼神,越發心疼。

與此同時,有些事也想開了。

既然已經把話說明白,也早就認定了她,那破不破這層關係,也冇什麼大不了。

他本就不是一板一眼、在意世俗觀唸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