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向來橫著走的錦衣男子被反將一軍,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倒也不是不會反駁,而是不能反駁:一來,魏紫的話把前後的理都堵死了;二來,站在他們麵前的女子,瞧這氣質和氣勢,就算並非太子妃,也不會是普通人,這點眼色他還是有的。

“哼”了一聲,錦衣男子索性不搭理魏紫,徑自去牽兩匹馬。

魏紫不想節外生枝,也不稀罕這幾人的一跪,便隨他們走了。

倒是那個紅衣女俠憤憤不平,道:“你是太子妃,他們仗勢欺人,你應該仗勢欺人得更有氣勢纔對。”

魏紫不由笑了:“你信我是太子妃?”

紅衣俠女覷了魏玨一眼:“我信魏三公子的話,他喊你‘小妹’。魏公隻有一個女兒,便是如今的太子妃。”

魏紫笑道:“這個推論成立。”

紅衣俠女伸出手:“認識一下,我叫言笑,‘一言為定’的‘言’,‘歡聲笑語’的‘笑’。”

魏紫有幾分詫異,這樣打招呼的方式,倒跟上一世裡的記憶挺像的。

雖然初次見麵,但她對言笑的印象非常好。

“我叫魏紫,‘紫氣東來’的紫。”她用言笑的方式介紹,隨後指了指她的手:“我幫你包紮一下?”

言笑微微蹙眉:“你叫魏紫?我很崇拜的偶像,她也叫魏紫。”

“真巧。”魏紫一笑,又指了指她的手。

“哦,一點小傷,過兩天就好了,不用麻煩。”

“傷口挺深的,女孩子留疤不好看。旁邊便是醫館,處理下吧,不麻煩的。”魏紫堅持。

“那行,麻煩你了。”言笑也不客氣了。

兩人正說著話,身後傳來哭嚎聲:“爹……爹您怎麼樣?爹——”

魏紫臉色一變,想起方纔那馬衝過來的時候踩到了人。

“稍等。”轉身便疾步而去。

被馬踩傷的男子四周,已經圍了不少人。

有熱心的百姓說:“小姑娘,隔壁就是杏林館,我們先把你爹抬進過去吧。”

小姑娘感激道:“謝謝大叔——”

“先彆動。”魏紫趕緊製止。

“為何?”熱心大叔奇怪。

“先看看他的傷勢如何,再確定能否移動。若是傷到骨頭,貿然移動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傷害。”魏紫一邊解釋,一邊已蹲下she

子,檢查男子的傷勢。

男子臉色慘白,滿頭是汗,分明是忍受了極大的痛苦。

魏紫一通檢查下來,發覺情況確實不妙,傷害在兩處,一處是右小腿,還有一處則是腹部。右小腿明顯骨裂了,但相比這處傷口,男子一直捂著的腹部怕更嚴重。

可如今不能拍CT,更冇法做開腹手術,魏紫隻能憑兩世的經驗處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