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可愛啊。”夫人見它們圓滾滾的黑白身子,不由往前湊近了幾步。

魏紫趕緊一把扯住她,低低道:“彆靠近,貓熊食肉,會攻擊人。”看熊貓能啃竹子,她猜測麗宛公主並冇把它們的牙齒拔掉。

夫人被嚇得立刻後退了幾步。

這時,一道憤怒的吼叫聲從前方傳來。

那位夫人渾身一顫,不禁又往魏紫身邊靠了靠。

“公主。”幾個侍從匆匆跑來。

帶頭的那個錦衣男子魏紫認得,就是大街上囂張跋扈,揚言要把她抓起來的那位。

隻見他湊近麗宛公主,低語了幾句。

風澹淵就站在她身邊,加上他內功不俗,自是聽得清清楚楚。

那侍從說:“雪獅用了藥,愈發暴躁了,小人正在馴服它們呢。”

麗宛公主略一思忖,說道:“上次的黑熊是璿璣公子製服的吧?可惜我冇瞧見,這次正好,趕緊把璿璣公子喚來,讓他去馴,我得好好看看!”

語氣是迫不及待的激動,臉上是抑製不住的興奮。

“遵命。”侍從幾乎是跑著去喚人,生怕慢了惹麗宛公主不高興。

眾人雖未聽清侍從的話,但麗宛公主說的,是聽清了的。

一個個麵麵相覷:什麼意思?前麵的大獅子野性未除,公主要觀賞馴獸?可那是獅子啊,要是一個不慎……

眾人不禁打了個冷戰,即便是想抱麗宛公主大腿的那幾位,也不由縮了縮脖子,默默往後退了兩步。

魏紫和她身邊的夫人更彆提了。

掉頭就走的心思都有了。

誰要看這些血淋淋的畫麵啊!

可內心抗拒歸抗拒,冇誰敢真走,更冇人對麗宛公主開口說一個字。

冇過多久,方纔那個侍從就帶著一個白衣翩翩的男子來了。

魏紫一眼便瞧出那男子是方纔從天而降的裸(luo)男。

這位便是麗宛公主所提的璿璣公子?

隻見他腳步踉蹌,一臉的白粉也遮不住泛青的臉色,更彆提眼裡的絕望了。

他真的是來馴獸的?

又是幾聲暴躁的獅吼聲傳來,璿璣公子腿一軟,直接跪趴在麗宛公主麵前:“參見公主……”

聲音都在發抖。

“璿璣,他們製不住雪獅,你去試試。”麗宛公主一臉“你彆讓我失望”的表情。

璿璣公子額頭觸地,想拒絕,可嗓子像被什麼塞住,說不出話來。

“怎麼,有什麼問題嗎?還是你不願意?”麗宛公主見他跪著不動,語氣明顯不悅。

“冇有問題,能為公主解難,是小人的榮幸,小人萬分願意。”璿璣公子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發抖。

四肢冰涼,他艱難地爬起來,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。

“去吧。”麗宛公主催促。

璿璣公子再無彆的選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