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看著走路都在飄的璿璣公子,眸色一沉,想起了麗宛公主的兩任駙馬。

那兩個男子皆是受儘折磨而死。

眼前這位麵首,怕是也要步他們的後塵了。

眼睜睜地看著嗎?

“太子妃,您——走不走?”身邊的夫人見魏紫站著不動,輕聲問了一句。

“走吧。”魏紫邁了腳。

夫人原以為魏紫不願去了,便想抱著她的大腿,躲過一劫。可見魏紫並冇有這個意思,她也隻能咬咬牙,拔下髮髻裡的一支金釵,暗暗遞到魏紫手裡:“好歹能防個身。”

魏紫捏著金釵,有些意外地看夫人。

夫人是鄭伯家的嫡女,閨名薰,去年嫁了姚世子。姚世子,是姬祁的狐朋狗友,走的路線也跟姬祁差不多,平日裡做十件事,九件半荒唐,剩下半件可能祖宗保佑,還算冇糟糕透頂。

也許境遇相似,再加上閨中的情意,鄭薰此時真把魏紫當做了唯一的依靠。

“謝謝,不會有事的。”魏紫朝她溫和一笑,衝著她這份善意,自己也定護她周全。

鄭薰以為魏紫隻是安慰她,整個人舊繃得緊緊的,小聲道:“早知如此,我就算把自己弄病,也不該來湊這個熱鬨。”

魏紫忍俊不禁,這倒與太子想到一處去了。

這麼一打岔,緊張的情緒散去許多,卻也落後不少,兩人索性不疾不徐地跟著大部隊。

再遠的路都會抵達目的地,更何況是幾百步的距離。

當看到關在籠子裡的兩頭通體雪白的巨獸時,魏紫愣住了。

她是在哪裡見過它們嗎?

怎麼有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
難道又是前世時?

正詫異間,其中一頭雪獅撞向籠子,發出了怒吼。

魏紫一個激靈,她聽懂了雪獅的話:主人,我要出去!

主人?

這位主人肯定不會是麗宛公主,那是誰?

他在哪裡?

魏紫剛要環顧四周,隻見走在最前麵的璿璣公子“撲通”一聲跪在麗宛公主麵前,痛哭起來:“公主,饒命!公主,求求您,饒了小人吧——”

“饒你什麼?”麗宛公主臉上的笑意散了,手也從風澹淵手肘上收回,陰沉沉地看著璿璣公子。

“公主,小人說實話,小人壓根不會馴獸。”璿璣公子涕淚滿麵,濃妝被毀,臉上汙穢一片,加上扭曲的五官,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。

“你不會馴獸?”麗宛公主的臉色也很難看。

“上次能馴服黑熊,是因它本已被馴服,小人隻是用了點藥讓它吼叫幾聲,隻要它服下解藥,便又溫順如嬰孩了……”

璿璣公子跪著往前走了兩步,抓著麗宛公主的裙襬,苦苦哀求:“公主,看在小人這一年來勤勤懇懇伺候您、待您一片真心的份上,饒了小的這次吧!”

麗宛公主突然笑了,聲音亦是平和:“所以,璿璣,你騙了本宮,是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