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你姥姥的!

你大爺的!

兩人連受驚的反應都來不及,心有靈犀地往右邊竄去。

誰知魏紫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,整個人往前撲去,風澹淵一把拉住她。

他的力氣很大,導致魏紫被拉回來後,兩個人都有些站不住腳。

可兩人顧不上了,拔腿繼續往前跑。

身後幾隻黑白動物離他們越來越近。

風澹淵萬萬冇料到,這幾隻胖乎乎的大貓動作竟如此敏捷,簡直跟方纔的獵豹都有得一拚。

不敢輕敵,他索性鬆開了手,直接攬住魏紫的腰,足間一點,往前掠去。

腳一落下,卻是空蕩蕩一片。

誒?

毫無征兆的,兩人掉進了一個坑裡。

風澹淵反應也快,深吸一口氣,伸出另一隻空手往旁壁一探,想借力往上竄出。

可誰知他帶著魏紫纔剛露出頭,一塊巨石便壓了下來。

他隻能用另一隻手按下魏紫的頭。

然後,兩人就掉了下去。

幸好洞不深,風澹淵也因事先預警,用內力減緩了兩人下墜的速度,在他感覺快到觸底的瞬間,一個利落的翻身,帶著魏紫毫髮無傷地著落。

魏紫驚魂未定,大聲喘氣,腦子還有些發懵。

風澹淵則閉上眼睛,迅速週轉了一遍內力,待再睜眼時,已將洞內一切看得七七八八。

這是一條地道。

“風世子。”魏紫感覺到腰間的手,試圖不落痕跡地掙脫,可那手跟鐵箍似的,她冇成功,便隻好委婉示意。

“什麼?”還在研究地道情況的風澹淵,一時冇反應過來。

“手。”魏紫隻能明說。

風澹淵一愣,終於明白了:“抱歉,情況危機,有冒失之處,還請見諒。”

大手不疾不徐地鬆開了魏紫的腰。

嘖,她是在宮裡吃不飽嗎?這腰細得一掐就能斷。

不過,也很軟……

心思一下子便旖旎起來。

“世子客氣了,方纔多謝世子救命之恩。”魏紫悄悄往後退了兩步,拉開與風澹淵的距離。

她瞧不見風澹淵,風澹淵卻將她的動作和表情一覽無遺。

動作很規矩,表情很鎮定,無論是作為魏公嫡女,還是大雍太子妃的身份,她都挑不出刺來。

可風澹淵卻有那麼一點點的不悅,還有那麼一絲絲的胸悶,連胃裡都泛著些酸味。

密閉的空間裡,他嗅覺越發靈敏,鼻間皆是她幽幽的清香,略一深嗅,清冷的香味裡,還有淡淡的草藥味兒,應是經年累月沾染的……

風澹淵一怔,這股味道——

和夢裡的一模一樣。

雖然在上一次的夢中,那個女子纔出現了臉,跟魏紫長得一模一樣,可她身上的味道,卻從始至終都未曾變過,是染著草藥味的幽幽清香。

這些年,他聞過不少香味,卻一直找不到夢裡的這種。

直到此刻。

心裡掀起驚濤駭浪,風澹淵忍不住往前邁了一步,想要確認是否是他的錯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