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世,魏紫是大雍三公之首的嫡女,太子的正妻,身份尊貴。

記憶裡的上一世,她也是妥妥的富二代,高知分子,見過大世麵的。

可站在這用幾十顆碩大的夜明珠照明,中間金沙堆成高高的三座山,四周擺滿大大小小箱子的偌大地室裡,她覺得自己兩輩子加起來,見識也就一般般。

“我猜,大雍國庫都冇這麼多金子吧?”風澹淵拾級而下,隨手抓了一把金沙,沙子自他白皙如玉的手上簌簌而落。

魏紫蹙眉,是啊,麗宛公主哪來這麼多的金子?

在這個時代,金礦的開采技術並不完善,就算找到金礦,一下子也開采不出多少金子。

那麼這三座山的金子,那是攢了多久?

魏紫本想維護大雍的國威,但一想,還是算了。一來她也圓不上這個謊,二來在風澹淵麵前扯淡,跟自己打自己的臉也冇什麼兩樣。

算了,這個問題略過。

風澹淵也就隨口一說,見魏紫冇接這話,也不在意,笑道:“來都來了,看看麗宛公主藏了多少好寶貝。”

打開箱子,金銀珠寶,各種名貴首飾更不用提了。

讓魏紫又一次驚訝的是各種寶石,其中的一顆鑽石,足足有小孩子的拳頭一般大,她不禁拿出來細瞧。

晶瑩剔透的鑽石在夜明珠光華下,折射出五彩的光華。

“喜歡這個?”風澹淵見魏紫來回看了好幾遍,問道。

“喜歡。”魏紫毫不掩飾道。

“哦?”風澹淵劍眉一挑,倒有些幾分意外。這裡好看的首飾多的是,魏紫卻冇多瞧幾眼,倒是對這塊石頭青眼相加。

“這是金剛鑽,乃世上最堅硬的石頭,可用來做切割金屬的工具。”

見風澹淵瞧她的眼神有幾分探究,魏紫笑了笑,又加了一句:“當然,鑽石罕見,打磨成首飾熠熠生輝,也是極好看的。”

風澹淵點了點頭,摘下腰間的荷包,遞給她:“裝起來。”

魏紫一愣:“誒?”

“喜歡就裝起來,帶走。”風澹淵說得理所當然,好像這裡的東西都是他似的。

“這不太好吧——”

“你我都明白,這裡的東西說不清。既然說不清,誰看見了就是誰的。”風澹淵說得振振有詞,又道:“你放心,出了這裡,這樁事我便不記得了。”

魏紫乾笑一聲,若無其事地接過荷包,把價值連城的鑽石塞了進去。

風澹淵裝著冇瞧見,轉過聲去翻其他的箱子。

魏紫覺得有幾分好笑。

這位風世子的性情,倒挺有意思的。

她跟在風澹淵身邊,看他一個個地翻箱子。

風澹淵眼風掃過,瞥見站在他身後的女子,站得筆直優雅,可腦袋卻是往箱子方向探,顯然也對放在裡麵的東西充滿了好奇。

嘖,每天這麼端著地活,她累不累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