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接過,打開盒子掃了一眼,若無其事地裡麵兩本冊子塞進衣袖。

歸氏見她泰然自若的樣子,不禁讚道:“果真是我們魏家的女兒,有大將之風。”頓了頓又道:“我可不行,我從來冇做過這事。”

眼風掃了掃魏紫的衣袖,她道:“想到要送這東西,昨晚我都冇睡好。”

“不至於吧?”魏紫覺得自家母親有些誇張。

“至於!”歸氏指了指外麵:“不然我為什麼帶這麼多東西來?”

“不是為了送送禮,讓我在宮裡處事方便些嗎?”

“那隻是順便。最主要的,還是掩護這個東西。你想啊,如果宮門口的侍衛大義凜然要搜我的東西,那可怎麼好?所以,我就準備了一車子的東西做障眼法!”

“你是大雍魏公夫人,太子妃的母親,誰敢搜你?”

“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。咱們處事,最重要的是一個字:穩妥。”

“母親,這是兩個字……”

“這不重要,小紫,這兩個字你得好好記著。對了,你覺得母親這個計謀好不好?”

“好得不得了!”魏紫見母親期待的小眼神,違著心舉起拇指大力誇讚。

“我也覺得很好哈哈哈哈哈——”歸氏笑成了一朵花。

*

不得不說,魏紫打心底佩服她母親清奇的腦迴路。

尤其是送禮方麵。

她真的將大半車的吃食和土特產送到了薑後宮裡,薑後哪收過這麼接地氣的禮,臉上的懵逼遮都遮不住。

在歸氏熱切期盼的眼神裡,念及歸氏魏公夫人的身份,薑後心一橫牙一咬,在懵逼之後,立刻表現出無比的驚喜與感謝。

“王後,您要喜歡,下次臣婦再帶些彆的吃食和特產來。”歸氏激動道。

“魏夫人有心了,隻是不必如此麻煩。”薑後試圖婉拒。

“一點都不麻煩!臣婦最愛美食,能有幸與王後分享,那是臣婦的榮幸,也是臣婦歡喜之事。”歸氏不給拒絕的機會。

“那先多謝魏夫人了。”薑後無奈之下,隻能躺平。

好不容易將絮絮叨叨個冇完的歸氏送走,薑後隻覺無比心累:“真是無知婦人,魏公怎會娶這樣的女人!”暗暗決定若下次歸氏再來,她絕對不接見了,太費耳。

而回到自己宮裡的魏紫,毫不吝嗇地給歸氏一個崇拜的眼神:把以難搞出名的薑後搞定,自家母親實在是人才啊!

誰知歸氏收回團團的笑臉,毫無儀態地翻了個白眼:“都是千年的狐狸,演戲誰不會!”

“您——剛演的啊?”魏紫詫異,方纔見母親那般掏心掏肺的樣子,她還真信了。

“自然是演的,你母親我不蠢。”歸氏又翻了個白眼,隨即心疼道:“隻是可惜我那半車子的吃食,以後不送了,太費糧!”

魏紫忍俊不禁。

歸氏卻拉著她坐好:“來,我們娘兩再說會體己話。小紫,我問你,你跟太子圓房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