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鄙視歸鄙視,錢是不可能不借的。

姬祁對一眾酒肉朋友的識時務十分滿意,便繼續提要求:“等會你們一定要幫我買到滌音的初(chu)夜,否則以後彆在我麵前出現。”

紈絝們麵麵相覷:不在太子殿下麵前出現,那不是靠邊站的意思?

他們同意,他們的老子也不會同意啊!

“那是自然,花魁娘子能得殿下厚愛,那可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氣。我等皆是良善之人,定會好好成全花魁娘子。”陳公子嘻嘻笑道。

“很好,那咱們走吧。”姬祁帶著一眾紈絝,大搖大擺朝群芳閣而去。

眾紈絝:“……”太子殿下,您確定要這麼高調嗎?

*

今晚的群芳閣著實熱鬨,似乎瀧京的有錢人都來了。

滌音一身紅衣,坐在水榭裡撫了一曲。

琴聲悠悠,美人如玉。

緊接著,滌音站起身來,朝一邊的琴師點了下頭。

琴師繼續演奏,而她則在琴聲中翩翩起舞。

一片燈火輝煌裡,眾人隻見美豔的花魁娘子,身姿柔軟,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,當真美不勝收。

姬祁看得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。

而滌音似乎也瞧見了他,朝他的方向嬌媚一笑。

這下,姬祁連心都要掉出來了。

而身邊比他更猴急的,已經大喊著開價:“我出一百金!”

“一百五十金!”

“二百金!”

“二百五十金!”

……

“五百金!”這是姬祁喊的。

方纔喊價的人,冇了聲響。

“五百一十金!”還是有人財大氣粗。

“六百金!”姬祁絕不認輸。

“六百一十金!”對方緊跟不放。

“七百金!”

“七百一十金!”

……

眾紈絝覺得不對勁了。

一來,他們身上所有的錢加起來也不過五百金,姬祁再喊下去,他們也冇錢借啊!

二來,這人是不是抬價啊?會不會是老(lao)鴇刻意安排,故意來宰冤大頭的?世道險惡,不可不防。

在姬祁要喊“八百金”時,兩位紈絝趕緊攔住他:“殿下您冷靜。”

“冷靜什麼?再冷靜我就輸了!”姬祁已是一匹脫韁的野馬,哪還拉得回來?

輸了就輸了啊!反正你也拿不出那麼多錢來!

紈絝在心裡叫囂,可這話卻是不敢說出口的。

怎麼辦?

“一千金!”

兩人一猶豫,太子殿下已經勇敢地喊出了新的價格。

紈絝們風中凜亂:這還不按套路來啊!他們能不能把這不省心的太子殿下打暈了抬走啊!彆喊了!!!

許是菩薩顯靈,姬祁真的不喊了。

因為那個一直跟價的,冇有跟了。

因此,群芳閣花魁娘子的初(chu)夜以一千金成交,獲得者便是豪情萬丈的姬祁。

姬祁和滌音眉來眼去。

而眾紈絝們眼神呆滯,突然悟了:原來那些自殺的人,便是如此心境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