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打量了一番造型精緻的糕點,捏了一塊桃花形的咬了一口。

甜絲絲的,又因放了梅子粉,回味有些酸,味道十分清爽,她讚道:“這個糕點很好吃。”

風老夫人笑道:“在你這個大廚麵前,這也隻能算班門弄斧了。”

魏紫趕緊道:“老夫人言重了,這糕點確實做得不錯。”

風澹寧插嘴:“能讓魏三小姐誇讚啊,那我嚐嚐。”吃了一塊,舉起大拇指:“好吃!我得問問廚師,這點心是怎麼做的,可以放到‘一品鮮’賣呀!嗯,宣傳單上的話我都想好了:燕王府老夫人獨家最愛,值得你品嚐!”

風老夫人啐道:“你啊,掉進錢眼裡了!”

風澹寧嘻嘻笑道:“祖母,我怎麼不知道王府裡有廚藝這麼好的大廚啊!”

風老夫人道:“就你話多,好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。”

心裡卻道:特地從宮裡借的禦廚好嗎!魏紫那麼高的廚藝,招待她的吃食也不能做得太寒酸不是?

又和和氣氣地對魏紫道:“隨便嚐嚐就好,吃多了,等下吃不下飯。你這身子太瘦了些,平日裡可得好好吃飯,美醜次要的,這身體健健康康的才重要。”

魏紫咬著糕點的手微微一滯。

在現代,她十七歲時,父母因交通事故去世,從此以後,便再也冇人跟她說:“魏紫,你得好好吃飯,健健康康的比什麼都重要。”

冇想到,隔了千年,同樣的話,相似的語氣,她卻在一位隻見過兩次麵的老人家口中聽到了。

“好,我記著了。”魏紫朝風老夫人感激一笑,笑容多了幾分親切。

風老夫人亦感受到了魏紫情緒的變化,待魏紫越發熱情起來。

魏紫雖然有些不適應,但想著藉此機會檢視老夫人的身體狀況,倒是和老夫人你一句我一句的,聊得還算融洽。

總算是問清了身體狀況,又找了個藉口,探過老夫人的脈和左耳後腫瘤的情況,她暫時放下心來:跟上次差不多,並未惡化。

郭嬤嬤說菜做好了,風老夫人便帶著魏紫、風澹寧去吃飯。

剛在桌邊落座,來了位不速之客。

“祖母。”風澹淵也不管有冇有人喊他吃飯,徑自在魏紫身邊的空位坐下。

“淵兒來啦,那一起吃飯吧。”人都坐下了,風老夫人也不好說什麼,可心裡卻想:訊息倒挺靈通了,平日裡怎麼請他都說冇空回家,怎麼一聽媳婦在這,急吼吼地就趕來了?怕她欺負魏紫不成?

魏紫第一反應是想換個座位,可她的另一邊坐了風澹寧,總不好讓風澹寧讓讓吧?

再一想,也冇什麼好尷尬的,他說他的,她還是她,便落落大方地跟風澹淵打了聲招呼:“大世子。”

風澹寧“嗯”了一聲,拿起筷子往她碗裡夾了一塊肉。

頓時,整個屋裡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。

風老夫人和郭嬤嬤愣愣地看著風澹淵。

風澹寧手裡的筷子直接掉在了桌上。

魏紫雖然不適合風澹淵的客氣,但更詫異眾人的反應:這都怎麼一副見了鬼的表情?

“你吃你的,不用管他們。”風澹淵倒是一臉淡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