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擠出一個笑:“不必。”

見風澹淵站在前麵等她,她隻能加快了腳步,心裡又一次長歎一聲:這燕王府怎麼就這麼大呢?

一聲歎息還冇完,一道帶著甜膩與喜悅的聲音自前方傳來。

“淵哥哥!”

隻見武威郡主滿臉帶笑地疾步走向風澹淵,身後跟著一臉緊張的風為歡。

“武威郡主。”風澹淵不冷不熱地打了聲招呼。

“淵哥哥,聽說要組建女子軍隊,什麼時候開始啊?我去報名!”

“征兵的事不歸我管,你要參軍,找征兵的人去。”風澹淵一臉冷漠。

“這樣啊……”武威郡主冇被風澹淵的冰塊臉嚇退,話音帶著幾分撒嬌之意道:“可是雲國的軍隊都歸你管,你能不能——”

“郡主慎言,軍隊歸皇上管。”風澹淵言辭淩厲起來。

武威郡主似被嚇了一跳,趕緊道:“嗯嗯,是長煙說錯話。長煙也隻是想繼承父親的遺誌,為守護我大雲朝貢獻一份綿薄之力……想來父親泉下有知,也會支援我的——”

“郡主若無彆的事,我先走一步。”風澹淵目光轉向風為歡:“武威郡主是貴客,好好招待。”

說辭竟和風老夫人一樣。

魏紫對自己的感情是很遲鈍的,但看彆人的,卻是一看一個準:這位武威郡主很喜歡風澹淵。連參軍這種爛藉口都用上了,就為湊過來跟風澹淵說兩句話,可見這個喜歡還很不一般。

風為歡臉上的笑有些僵硬:“是,大哥。”

“走了。”

風澹淵一把拉住了魏紫的手,驚得魏紫差點本能地甩開。

在心儀於他的姑娘麵前,他這麼做,不就等於將她扔到火上烤嗎?!他有冇有情商啊!

可風澹淵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可以毫無顧忌地牽她的手,魏紫卻不能毫無顧忌地甩開他。

畢竟,她今天是客人,客人不應該給主人難堪,這是基本的禮節。

不用看,魏紫也知道此時的她,已然成了那位武威郡主的眼中釘。

她這是造的什麼孽啊……

*

待兩人走遠了。

武威郡主才裝著好奇的樣子問風為歡:“那位魏三小姐,和淵哥哥是什麼關係呀?”

風為歡茫然搖頭:“不知道,我冇見過那位小姐啊。”

武威郡主蹙眉:“老夫人那麼喜歡她,淵哥哥還牽她的手呢,她跟你們家的關係肯定不一般的。”

“嗯……”風為歡繼續茫然:“可我真不知道啊。”

武威郡主激她:“難道你不好奇嗎?”

風為歡搖頭,睜著一雙清澈的明目:“不好奇。母妃說,該我知道的事,她自會告訴我,不該我知道的,我也彆問,這纔是她的乖女兒。”

放屁!

她好奇得從心口癢到腳底心了!不過人生在世,全靠演技,她的人設是“天真無邪、乖巧聽話的燕王府四郡主”,絕對不能在武威郡主這位心機女麵前毀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