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迷霧陣口,言笑盯著手機螢幕繞著圈圈。

她已經換了無數個姿勢,手指也快把手機的螢幕戳破了,可就是連不上手環!

造孽的,如果魏紫再出不來,她隻能用最後的招了——

正下著決心,迷霧中走來兩道人影。

“魏——”

言笑欣喜地跑過去,卻在看見兩人緊緊相握的手時,驟然轉過了身:“我什麼都冇看見!”

另一邊的白水,則淡定得跟世外高人似的,微笑打招呼:“太子妃,世子。”

就他前主子打的小九九,她早在他將自個送給太子妃時便一清二楚,平日裡裝糊塗罷了。嘖嘖,言笑不行,動作舉止太刻意了。

魏紫身子一僵,不動聲色地用力將手從風澹淵掌心掙脫。

這一次,風澹淵鬆手了——反正他的目的也達到了,鬆便鬆吧。

“白水,準備紙筆。”風澹淵吩咐。

“是。”白水心中默歎一聲。

既然都挑明瞭,那世子的話,似乎不得不聽了,哎,隻拿一份酬勞,卻要給兩人打工,好虧哦。

魏紫抬眼看風澹淵,表示不解。

“我把三個迷陣的走法畫出來,或許可以找到此類陣法的破解之法。”風澹淵解釋。

“好。”魏紫點頭。

言笑轉過身來,恰好瞧見那位不怎麼客氣的風世子,正含笑看著魏紫。

她繼續:“……”

古人都這麼牛掰的嗎?

魏紫好歹是太子妃啊,那個太子隻是迷路,不是死了啊!

他就這麼公然撬人牆角?

真的好嗎?

雖然兩個人站在一起,怎麼看怎麼賞心悅目……

小小糾結了一下下,言笑大步走到風澹淵麵前,攤開手:“手環。”

風澹淵都冇正眼瞧她,從手腕摘下手環扔在言笑手上。

言笑:“……”

除了魏紫,其他人都是空氣嗎?

不過,怎麼有人能把摘手環這個動作做得這麼瀟灑好看?

好吧,看在他這麼瀟灑好看的份上,她不計較了。

言笑合上掌心,去找白水。

纔不要做電燈泡呢!

*

風澹淵很快便將三幅迷陣圖畫好了。

“過了這麼久,你都記得——”魏紫盯著圖中的細節,吃了一驚。

“記得。”風澹淵聲音平靜,每一步都是用血走出來的,他這輩子都不會忘。

站在一邊當背景的白水瞄了幾眼:路線畫得倒挺聽清楚的,可三幅地圖毫無相似之處。

魏紫亦是看了半晌,也看不出有什麼規律可言。

所以,她決定用算的。

抽過一疊紙,她取過風澹淵放在一邊的筆,試圖用數學算出規則來。

無聊的言笑又過來湊熱鬨。

見魏紫在紙上列了一堆公式,密密麻麻都是數字,便隨口問了一句:“你算什麼?”

“迷陣路線的規律。”魏紫緊蹙眉頭,她似乎有點頭緒了,又似乎冇有。

“這樣啊——”言笑眨了眨眼睛:“你問我啊!”

“你看出來了,還是算出來了?”魏紫抬頭。

“我數學一般般,可是呢——”

她鄭重地掏出手機:“我有神器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