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去吧,這裡交給我。”

赤丹將兩人放在一處高地,隨後對著赤月仰天長嘯。

嘯聲厚重清遠,魏紫靠得近,聽得耳膜震動,隻覺得眼前一片黑影。

風澹淵趕緊將內力注入她體內,同時封住了她的聽覺,讓她暫時聽不到任何聲音。

赤丹長嘯了十幾聲,喚醒黃河沿岸的百姓後,便一頭紮進了水裡,身軀宛若連綿的山巒,將不斷外泄的黃河水鎖在河道裡。

魔刀在河底不斷震動,黃河湧起大浪,赤丹金黃色的雙瞳矇上了一層血色,渾身亦泛著赤紅之色。

魔刀漸漸平靜下來,大河裡的浪也小了許多。

“赤丹,多謝!”恢複聽覺的魏紫,感動道。

洪水暫歇,擺在兩人麵前之事也很艱難:去哪裡找軒轅劍?

兩人對視。

風澹淵先開了口:“去找言笑。”

魏紫不解。

“她的手機裡,有上古時期的書冊,興許記載了軒轅劍的下落,不過那些字我不認得。你懂古字,或許能瞧明白。”風澹淵道。

魏紫依舊困惑,手機裡有這些資料嗎?她冇印象。

“那時候為了去找你,我翻過手機裡所有的書冊,能看懂一些,但大部分都看不明白。”風澹淵解釋。

魏紫心中一顫,鼻子不知怎的就酸了。

他們這一路走來,實在太過不容易。他又是個十分難之事,隻會說成一分的性子,幾乎從未說過他在她離開雲國後的三年,他是怎麼過的。

手機裡的資料浩瀚如海,他竟都翻了一遍……

“無妨。”她眼神一動,風澹淵便猜到她心中所想,不禁放柔了聲音:“來,我揹你走。”

他在她身前蹲下she

子。不似上次在迷霧陣時的生疏,這一次,魏紫像過往一般,將整個身子貼在他寬厚的背上,手亦環住了他的脖頸,頭抵在他肩上,滿是依戀之情。

風澹淵紅唇彎起,笑容溫暖。

這一世,他從有記憶開始,就覺得心裡的某處空落落的,好像缺失了很重要的東西。

此時此刻,她在他背上,那空落落的地方終於圓滿。

從今往後,他再不會鬆開她的手,生也好,死也罷,他都會陪著她。

略一提氣,他施展輕功,藉著露出水麵的石頭與樹木,往前掠去。

萬幸,血月明亮,中途又遇到了手下,行途倒也算順利。

大抵在子夜時分,他們與言笑、白水等人重逢。

言笑悶悶坐在地上,雙目無神,待看到魏紫,眼中才終於有了些生氣。

魏紫示意風澹淵將自己放下來,白水趕緊過來攙扶。

誰知風澹淵卻小心護住了她。

白水抬起的手停滯了半秒,眼中閃過一絲詫異:咦,太子妃與世子的感情進展如此之快?

言笑亦瞧了出來:好像發生了不得了的事……算了,今日再不可思議的事她都見識過了,就算告訴她風澹淵和魏紫其實是夫妻,她也不必驚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