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63章喂他毒藥

霖澤向來清冷的眸中,染了幾分迷惘之色。

她說:他是她第一個真正喜歡的人,卻是她不應該喜歡的人。

嗬,矯情的女人。

喜歡便是喜歡,有什麼應該不應該的?

既然喜歡他,那便好好留在他身邊。

霖澤眼中的迷惘之色消散無蹤影。

*

天亮時,魏紫和白水來瞧霖澤。

霖澤還未衝破風澹淵封的穴道,不想理人,便依舊閉著眼睛。

“要弄醒嗎?”白水問魏紫。

“不必,把這個藥給他吃了。”

“哦,這是什麼藥?”

“毒藥,吃了就會成為傻子,眼斜嘴歪,口角流涎,大小便失(shi)禁那種。”魏紫淡淡回。

“好嘞!”白水的聲音充滿了亢奮。

霖澤暗暗攥緊了手:“......”你們敢!

“掰不開。”

“那給他聞這個藥。”

“這又有什麼功效?”

“迷藥,聞了就算天塌下來也睡得如豬一般平靜。”

“好嘞!”白水更亢奮了。

霖澤忍無可忍,猛然睜開了眼,一對上魏紫似笑非笑的眼,頓時明白自己被耍了。

“右相,是先吃飯,還是先聊正事?”魏紫在霖澤對麵跪坐,與他平視。

霖澤不想說話。

“哦,右相不餓。”魏紫喊了一聲“白水”。

白水利落地又重新封了一遍霖澤的穴道。

霖澤:“......!!!”他衝了半個晚上才衝破的穴道!

“好了,如今你我都是手無縛雞之力,可以談正事了。”

霖澤:“......”明明隻有他才手無縛雞之力!

“敢問右相,找到軒轅劍,如何才能重新封印魔刀?”魏紫虛心求教。

霖澤隻回以冷冷的目光。

魏紫也不惱,朝白水伸出手:“把方纔那兩瓶藥給我。”

白水貼心地將兩個小瓶子放在魏紫掌心。

“右相,咱們先禮後兵,你若是合作,那一切都好說。”魏紫臉上在笑,可那笑卻是冇有溫度的。

“我若不合作,你就餵我那兩種藥?冇想到向來以仁義著稱的魏公,所生養子女卻會用如此下作的手段!”霖澤終於開口。

“你不必往我父親頭上扣帽子,他是他,我是我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我如今是姬氏之婦。”魏紫四兩撥千斤:“再說了,這麼貴重的藥,一般人我也不會用。”

霖澤:“......”這是說他不夠格用她的藥?侮辱他呢!

“不知右相有冇有聽過一種‘**術’?就是能在對方無意識的情況下,套出話來。”魏紫淺淺一笑:“剛好,我會那個。”

“你敢?!”霖澤氣道。

“大水一來,活都活不了了,我還有何不敢?”魏紫一副豁出去的樣子。

霖澤冷笑一聲:“那你試試。就算你知道了封印之法,冇有軒轅劍又有何?”

“這事不必右相操心,澹淵他明日便能取來軒轅劍。”魏紫又補了一句:“對了,軒轅劍已斷,隻有殘片,不知道功效如何,也還請右相指點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