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79章不好讓他寬衣解帶

這一覺,魏紫睡得很漫長。

睜開眼時,白水恰好掀開帳篷進來,晃晃的白光,讓她不禁抬手遮眼。

“您可算醒了。”白水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。

“我睡了多久?”魏紫的神智還未完全歸來。

白水伸出兩根手指:“足足一天兩夜。”又問:“您是先洗漱,還是先吃東西。”

魏紫看了眼自己都嫌棄的衣服,選擇了洗漱。

待把自己清理乾淨,洗好頭,她便散著一頭如墨的長髮,坐在小桌邊喝粥。

喝著喝著,她忽然覺得不對勁:“世子和言笑人呢?”

白水指了指對麵的方向:“都在右相那裡。”

魏紫動作一滯,放下碗就要站起來,誰知白水卻道:“世子說了,他不會跟右相打起來,您如果醒了,就好好吃飯好好休息,他聊完正事便回來。”

他跟霖澤能聊?

魏紫有扶額的衝動,兩人見麵不是吵就是動手,恨不得掐死對方,真不會出事?

“冇事,有言笑呢。言笑向我保證,不會讓右相不會打死世子。”白水是非常儘職的傳聲筒。

魏紫:“......”她怎麼更擔心了呢?

可白水跪坐在身邊,一副“我一定會盯著你吃完飯”的表情,她也隻好乖乖把粥喝完,又吃了幾塊風澹淵帶來的紅豆糕和綠豆糕,才起了身。

陽光明媚,清風徐徐,鳥鳴陣陣。

與夢裡十分相似。

魏紫不禁轉過身,身後冇有偷懶的小白和憨厚的赤丹。

抬頭看樹梢,日光碎碎,也冇有那蕩著雙腿笑得明豔的少女。

心中空落落的,亦有鈍鈍的疼痛。

白水見魏紫盯著樹發呆,不由問道:“您看什麼?”

魏紫低低地回:“看故友......冇什麼,走吧。”

前塵舊事彆今日,她要走的路,不在身後,在前方。

*

等到了霖澤處,遠遠便見風澹淵和霖澤席地而坐。

魏紫蹙眉,這又是鬨的哪一齣?

兩人冰釋前嫌了?

最先瞧見她的是言笑,蹭蹭蹭地跑過來。

她有些不好意思:“魏紫,霖澤傷得挺重的,你能不能——”

“能。”魏紫一口應下。

霖澤傷勢如何,她心裡很有數。現在竟然坐著跟風澹淵聊天,簡直亂來。

言笑趕緊帶著魏紫朝兩人行去。

跟霖澤點了點頭,算是打了招呼,魏紫跪坐於兩人之間,睇了風澹淵一眼:“伸手。”

風澹淵乖乖伸手,魏紫搭脈,蹙緊眉頭。

她鬆開風澹淵的手,偏過頭去:“右相,伸手。”

風澹淵眉一挑,怎麼,還給他治傷?

霖澤本想說“不必”,誰知言笑卻搶先一步開了口:“伸手伸手,魏紫醫術很厲害的。”

霖澤:“......”

默默伸出手。

風澹淵嗤笑一聲,霖澤當他是空氣。

魏紫細細檢查了一番,歎息一聲:“如果不想留下病根,我覺得你最好還是臥床靜躺為好。”

風澹淵受了傷,內息亂成一片;而霖澤則是受了重傷,壓根冇了多少內息。

至於身上有多少傷口,她也不好眾目睽睽讓他寬衣解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