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83章他家的大白菜,又要被豬拱了嗎

魏紫算準時間出現,熱情招呼自家二哥去吃飯。

隻是將人帶到餐桌前,她便走了,說是風澹淵受了傷,她去給他治傷。

魏琅一愣,那小子受了傷?他怎麼冇瞧出來?

他的臉唰的黑了。

本來還想問問自家小妹是不是受了那小子的脅迫,可看眼前的情形,哼!郎有冇有情再說,妾肯定有意,他的小妹他清楚。

魏琅伸手拍了拍心口,胸悶啊。

他們家水靈靈的大白菜,又要被一隻豬拱了嗎?

還是一隻心思深沉的豬。

吃食都不香了。

“你是魏姬的侍女?”看到在一邊忙碌的白水,魏琅決定打探敵情。

“嗯呐。”白水點頭。

“風世子待魏姬可好?”

魏琅其實想問的是:他們兩人是什麼時候開始的?怎麼開始的?

無奈他一頂天立地的好男兒,問不出這麼三姑六婆的問題。

“好的呀。”白水眨了眨眼睛,她可是魏紫的心腹,一切回答都要從魏紫的切身利益出發,明顯的,魏紫和風世子如今遇到了家庭的阻攔。

“怎麼說?”魏琅覺得這個侍女忠厚老實,做事也仔細,倒有幾分好感,問題就一個一個往下拋了。

“啊?”白水裝傻,一臉懵圈表示聽不懂這麼深奧的話。

“風世子如何待魏姬?”魏琅隻好直白。

“哦,很好的。”白水開始掰著手指:“路上,我們遇到了一個奇怪的迷霧陣,主子不小心誤入,是風世子不顧一切把主子帶了出來;後來發大水,眼看主子就要被洪水沖走,也是風世子奮不顧身地救了主人;還有......”

魏琅眼睛越睜越大:小妹一路遇到這麼多危險之事?!

白水羅列完風澹淵的好,附贈了一點點魏紫的資訊:“主子以前在宮裡,基本不怎麼笑的,您也知道,宮裡糟心事太多了。可這一趟,有風世子相陪,主子每天都很歡喜。”

“風世子待主子極好,主子也很喜歡風世子。”白水小結,滿臉都是不諳世事的真誠。

魏琅陷入了沉思。

他被白水的一句“有風世子相陪,主子每天都很歡喜”打動了。

對於魏紫,他心疼之餘,是愧疚的。

魏紫小時候,是很愛笑的,後來與太子定了親,她也笑,可那笑卻常常抵達不到眼底。

太子是什麼東西,他很清楚,壓根就配不上他那麼好的小妹!

可魏紫為了魏家,毫不猶豫地嫁了。

很長一段時間,他是怨父親的,但更恨自己的無能。

他是魏家的兒子,可魏家卻要靠女兒去撐。

外人看著是榮耀,於他們魏家——至少是他而言,卻是恥辱。

他希望自己的小妹,能跟其他的女子,找一個如意郎君,此生無憂,白首偕老。

然而,嫁入東宮,這一切便成了幻影。

魏紫的一生從此與姬家捆綁。

好也罷,壞也罷,寂寞深宮便是她的宿命。

除非——

姬家冇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