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91章山高水長,各自安好

“留在我身邊,我的錢都是你的,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。”

霖澤的語氣,跟說今日天氣真不錯一樣,卻驚得剛坐下的言笑差點跳起來。

這、這人吃錯藥了?

啊,不對,藥還是她送的呢!

難不成魏紫開的藥,還能治腦疾?

“要考慮下?”霖澤見言笑一副被雷劈了的樣子,和氣道:“那你就坐在這裡考慮。”

言笑經曆著天人交戰。

一輩子花不儘的錢,但要附贈一個男人,要不要呢?

這個選擇題她在現代也是做過的,答案隻有一個:要啊!

跟誰過不去,都不能跟錢過不去。

世上什麼最靠得住?錢啊!

霖澤靠在塌邊,手悄然握成了拳,而掌心亦滲出了一層薄薄的細汗。

他也不知為何會這樣。

不是隻要留住她就可以了嗎?

為何看她這副猶豫的樣子,他心裡卻彷彿被打了一拳,悶生生地疼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言笑深吸一口氣,做出了重大的決定。

“多謝右相抬愛,不過我覺得相比錢,自由更可貴。”

如果附贈的男人是彆人,她會答應,可這個附贈品是霖澤,那還是算了。

錢再多,她也得有命花。

霖澤清冷的眼神瞬間銳利起來,悶悶的胸口猶如刺入尖刀,血洶湧而出,他捂都捂不住。

若換從前,他定然是直接將人扣下了。

可不知怎的,經曆了那一場封印與赤丹的離世,他體內的某些憤恨與陰鷙也隨軒轅劍、鴻鳴刀煙消雲散,性子倒是平和了許多。

“留在我身邊,就不自由了?”他抿了抿唇,沉聲相問。

言笑的手已經不動聲色地按在腰邊,姿勢也默默換成了隨時準備衝出去的動作。

隻要他一翻臉,她就——

咦,他冇翻臉,他說了什麼?

言笑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這話幾個意思?

“啊?”她這次是不懂了。

“言笑,要怎樣,你才肯留在我身邊?”霖澤看著她,眸色深沉。

言笑按在腰邊的手,緩緩鬆了。

他——這個語氣,是在懇求於她嗎?

言笑微微垂下眼瞼,似在想著什麼。

待她再抬眼,眼中已無絲毫玩笑之意,她直直看向霖澤,毫無退縮:“不是誰留在誰身邊,如果要我心甘情願,是我與對方以平等的身份、地位站在彼此身邊。”

“霖澤,我不是誰的附屬品,我叫言笑,我就是我。”

她笑了聲:“這些話,也許你不能理解,但既然你問了,我便明明白白告訴你:我也期待一生一世一雙人,可我期待的感情,是相互尊重,我期待的人,至少心地善良。”

“霖澤,我不否認對你有好感,可也隻能到此為止了。你不必再強迫於我,我是怕死,但更我更怕窩囊地活成一個連我自己都鄙視的人。所以,山高水長,各自安好吧。”

“你好好休息,我走了。”以後也不會再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