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295章結盟

魏紫走到門口,聽到的便是這段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的對話。

身邊的白水,表情更是一言難儘。

吵架怎麼吵得如此冇有水準?

都冇有大佬的雄壯威武和霸氣側漏了。

魏紫輕咳了一聲,裡麵爭執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“我進來了。”

魏紫掀門簾而入,看了眼一臉淡定的風澹淵,以及滿臉漲得通紅的霖澤。

“右相,我來施針。”

又問風澹淵:“你們聊完了嗎?”

風澹淵翻了個白眼:“他簽個字,就算聊完了。”

“右相,要不您簽個字?”魏紫建議。

“本相傷勢未愈,不方便簽。”霖澤硬邦邦回。

“哦。”白水明白了。

她掏出隨身攜帶的印泥,跟影子似的,在霖澤還未反應之前,已經抓著他的手,在結盟書最後重重按下了手印。

霖澤:“......!!!”

風澹淵:“......!!!”

白水吹了吹紙上的手印,然後將結盟書和印泥遞給風澹淵:“世子您按一個,結盟書就生效了。”

風澹淵爽快地動了手,喜滋滋地收回結盟書。

“我、不、會、承、認、那、張、結、盟、書、的!”霖澤咬牙切齒一個一個地蹦字。

“你承不承認不重要,按了手印就是鐵板上釘釘子的事了,祝你早日康複。”

風澹淵偏過頭對魏紫道:“我回去等你用午膳。”

魏紫點頭:“好,我速戰速決。”

霖澤:“......”他好想讓屋裡的人全部滾蛋!

隻是,魏紫的醫術真香,三天的治療勝過普通大夫三十天,他——

算了,忍一時,風平浪靜。

霖澤閉上眼睛,眼不見為淨。

*

風澹淵抵達落腳處時,遠遠便瞧見了嘴裡叼了根草、靠在樹邊望天的魏琅。

畢竟是魏紫的二哥,他很客氣地跟魏琅打了聲招呼:“魏大人。”

見對方朝自己點點頭,卻冇有移開視線的樣子,他便又加了一句:“找小紫?她在給右相治傷。”

“我不找小紫,我找你。”魏琅吐掉嘴裡的草,大步走向風澹淵。

“魏大人請說。”風澹淵腦中閃過魏琅會問的話,迅速想好標準答案。

“拿來看看。”魏琅卻隻指了指風澹淵手裡的紙。

風澹淵非常爽快地將紙遞給魏琅,反正這事瞞不住他,便也不必瞞了。

魏琅對風澹淵的態度十分滿意,待看完結盟書,有點意外,但也不算太意外。

太子死了,右相和風澹淵怎麼都脫不了乾係,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結盟主動出擊。

自然,這是君子想法。

不君子的想法,便是一切都在兩人的計劃之中,包括太子的死。

他覺得,後一種似乎更接近真相。

隻不過,既然是一條道走到黑,君子不君子不重要了,他也懶得費腦子探究。

“結盟書上再加一人,如何?”魏琅開口道。

風澹淵劍眉一挑,魏琅的立場在意料之外,又在情理之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