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328章他要殺人,他要見血

在打牌這件事上,龍門主對自己的認識的確是有盲區的。

不過,不妨礙他運氣爆棚。

魏紫看清風澹淵手裡的牌,也是驚呆了:這個手氣——差的不是一點兩點啊!

風澹淵也驚了,這牌比前兩次拿的還差!

更讓兩人難以接受的是,他們都算牌了,對麵的龍傲天拿的是一副逆天牌。

就是那種,不管龍傲天橫著打、還是豎著打都會贏的那種。

魏紫額頭滲出了汗:是她剛剛手氣太好,把這個位子的風水都用儘了嗎?

風澹淵也開始緊張了。

畢竟,二十萬金呢......

兩人對視一眼:如果贏不了怎麼辦?

風澹淵很快做出了決定:想儘一切辦法,毀了那張契書,口說無憑,打死不認!

魏紫:“......”也是個辦法。

龍傲天拿牌的手都在顫抖,激動亢奮的。

今日一戰,他可以挺直腰桿號稱自己為“賭神”了,牌桌小黑手的名號,哼,去他孃的,有多遠滾多遠啊哈哈哈哈——

“出牌了。”

風澹淵一咬牙,頑強對抗。

*

霖澤萬萬冇想到,打了好幾架才找到風澹淵和魏紫,兩人卻在跟人打牌!

他氣得一口氣冇上來,眼前一黑。

找到言笑時,她優哉遊哉地吃麪啃雞腿也就算了,你們兩個,打牌?

這是殺手巢穴,不是你們家院子好嗎?

氣不順,出手就重了些,不小心把並不牢固的大門給拆了。

“咚”的一聲,正聚精會神打牌的三人被嚇了一跳。

龍傲天手一抖,牌掉在桌上,露出了正麵。

不是,這不是他要出的牌啊——

可已經晚了,風澹淵迅速地收了這張牌,他的牌麵立刻煥然一新!

魏紫立刻更新後麵的打法。

風澹淵則在百忙之中,對霖澤遞了個“關鍵時刻,你停一停”的眼神。

霖澤:“......”

風澹淵和魏紫兩顆腦袋湊在一起,將龍傲天殺得片甲不留。

“龍門主,我們贏了。”風澹淵努力剋製住激動的情緒,裝作雲淡風輕地開口:“前麵我輸了十一萬,如此,我贏你九萬——”

這時,魏紫輕聲在他耳邊加了句:“我還欠龍門主八千金。”

風澹淵馬上更正:“加上內人的八千金,你如今欠我八萬兩千金。”

說著,他朝臉黑得跟鍋底似的霖澤看了眼:“我們人手夠的,可以把金子抬走。”

霖澤:“......”

黑這門主這麼多?嗬,隻黑了他一萬多金,算友情價嗎?

以這種心情再看龍傲天,他突然有種患難與共的情緒......啊,呸!

龍傲天看霖澤就跟看死人一樣陰冷。

斷人財路,如殺人父母。

都是這個該死的混蛋,他纔不小心掉了那張牌,輸了第三局。

二十萬金,加上他多年來賭桌上的時來運轉,都冇了。

好氣好氣好氣!!!

他要殺人!

他要見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