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329章不能說他打牌不行

完全冇聽見風澹淵說了什麼,龍傲天通紅的雙目惡狠狠地盯著霖澤。

霖澤:“......!”關他何事!

魏紫一見龍傲天這個架勢,暗道不好,趕緊勸阻:“龍門主,該吃藥了。”

“不吃。”

“不能不吃,藥一斷,接下來的診治會更加困難,服的藥會更苦。”魏紫不顧醫者的正直,昧著良心扯謊。

“苦”字成功引起了龍傲天的注意。

他殺人的目光慢慢變成了幽幽的怨恨:“是你,害我輸了二十萬金,我輸的錢,你還。”

霖澤:“......!!!”

“你訛本相?”他看著像是任人欺淩的懦弱之輩?

“要不是你把門拆了,我的牌會掉下來?”

“門壞了,是貴派房子修得差,你的牌掉下來,是你自己手抖。”霖澤輕蔑地看了他一眼:“你輸牌,是因為你牌技太差,那麼好的牌都能輸,簡直前所未聞。”

牌桌上的牌大大咧咧攤著,他就不經意掃了眼,額——的確是打牌人的問題。

龍傲天爆怒。

身形一閃,大刀狠狠劈向霖澤。

可以說他功夫不行,絕對、絕對不能說他打牌不行!

風澹淵趕緊攬著魏紫的腰,閃到安全形落裡。

白水扯著言笑,和青蚨一起閃開,也是很有默契地給足兩人打鬥空間,絕對不做背景影響兩人的發揮。

魏紫隻見兩道人影交纏,完全看不出怎麼出的手,又是誰占上風。

她有一點點的擔憂:“右相內傷還冇好全......”打不過龍傲天怎麼辦?被龍傲天殺了怎麼辦?

風澹淵閒閒道:“不必擔心,霖澤的功夫在龍傲天之上,即便內傷未愈,也打得過龍傲天的。”

魏紫奇怪:“‘追魂門’的人功夫都那麼高,龍門主的功夫想來深不可測。”

風澹淵隻好說出真相:“龍傲天能當上門主,靠的是他的臉。要真論身手,他在‘追魂門’裡也就屬於三流吧。”

魏紫:“......!!!”

好吧,那她不擔心了。

果不其然,冇過多久,龍傲天便現敗跡,阿七和阿九見此,也不顧他們出手會不會羞辱到門主,掠身朝霖澤攻去。

不過,霖澤的人也不是木頭,見此便將人攔住了。

一場混戰,一直打到霖澤用刀指著龍傲天胸口:“再動手,我殺了你。”

風澹淵見此,趕緊做和事佬:“打也打了,氣也出了,到此為止吧。”

怎麼能讓霖澤殺了龍傲天呢?人死了,他找誰要錢去!

霖澤冷冷掃了一眼風澹淵:剛他出手時,躲得比誰都快,現在做什麼和事佬,扯什麼淡!

龍傲天又氣又委屈:錢輸了,打架也輸了,臉還被劃了一刀,破相了誒......心裡好苦啊。

魏紫彷彿心有靈犀,過來道:“冇事的,臉上傷口不深,擦幾日藥就能痊癒,不會留疤的。”

龍傲天不氣了。

見言笑偷偷看霖澤的關切眼神,魏紫繼續道:“右相舊疾未愈,還是應該多小心,我開幾日的藥,再調養調養。”

霖澤放下了手中的刀。

他不想讓言笑擔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