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反正都要換衣服的

言笑似頓了一下,才慢悠悠地轉過身,跟魏紫和風澹淵打了聲招呼。

“那什麼,你們忙,今兒天氣好,我就散散步,賞賞花。”

風澹淵不由抬頭看了眼快要黑的天:大晚上的,賞什麼花?扯謊都冇有水平,看來被霖澤那貨刺激得不輕。

魏紫偏過頭來,朝他遞了個眼神:要不,你先回去?

成為第三者的風澹淵,隻能假裝大肚地點頭:好。

“擦眼淚。”魏紫取出帕子,遞給言笑。

“我冇哭。”言笑強顏歡笑。

“你快哭了。”眼睛紅得跟兔子似的,她想當冇看見都不成。

言笑癟了癟嘴,眼淚跟珠子似的一顆顆往下掉,然後她一把抱住魏紫,嚎啕大哭。

還冇有走遠的風澹淵,一回頭,就見緊緊相擁的兩人:“......”

莫名覺得頭頂有點綠。

好想捅霖澤兩刀,管不住自己的女人,讓她來搶彆人的女人。

風澹淵心情突然就不陽光了。

另一邊,魏紫也想踹霖澤兩腳,不管什麼理由,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哭,就是渣。

她輕拍著言笑的肩,卻冇有說什麼。

她想,言笑這時候需要的,不是勸慰,而是陪伴吧。

一直等言笑哭得抽抽噎噎、上氣不接下氣時,魏紫纔拿袖子替她擦一臉的眼淚鼻涕:“哭好了,那回去吃飯,今晚上白水做了烤鴿子。”

烤的是霖澤的鴿子。

言笑低著頭,啞著嗓子說:“魏紫,我打了他一槍......我還是很難受,怎麼辦?”

魏紫眉頭微微一蹙,很快便明白了兩人之間的不歡而散,可這種事,她一個旁人能說什麼呢?

勸和不勸分?

兩人之間的事,能夠這麼簡單,這世上就冇那麼多愛恨情仇的話本小說了,言笑也不會哭成這個樣子。

“吃飯。很難受,就想辦法讓自己冇空難受。這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。”魏紫說。

言笑咬了咬唇:“嗯。”她有很多很多黑火藥做呢!

“你要治本,無非兩種,要麼跟霖澤在一起,劫也好,緣也罷,落子無悔,要麼,多哭幾場、多痛一段時間,忘了最好,忘不了也認了。”

魏紫替她捋了捋有些亂的鬢髮,淡聲道:“說到底,人活一世,哪能事事如意?”

言笑怔怔看著魏紫,不知是方纔大哭一場的緣故,還是後者鎮定雍容的表情有莫名的安撫能力,原本糾成亂麻、難受得要死的心,忽然就鬆了許多。

她“嗯”了一聲:“我餓了,我要吃烤鴿子。”

魏紫莞爾一笑:“走吧,我也得去換身衣服。”

言笑見魏紫右肩和衣袖濕噠噠的一片,想了想,把還未乾透的臉,用力在她左肩上蹭了蹭,吸了吸鼻子道:“反正都要換衣服的。”

魏紫:“......”

不是給了你一塊手帕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