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我的自製力冇那麼強大

“這麼按比較順手。”

低沉的聲音落在她耳邊,夾著些溫熱且略急促的氣息。

魏紫的耳尖紅了。

這抹紅,好似胭脂入水,瞬間便暈染開來,白皙如玉的臉豔若桃李。

兩人幾乎嚴絲合縫的姿勢,她自然能清楚發覺他身體的變化。

更何況,即便是在水中,他手上的灼熱也絲毫未減,緊貼著肌膚滲入她腰間。

有多餘的心思,可他還是壓抑著,她說酸,他便替她按,並冇有挑(tiao)逗之意。

魏紫心尖似也染上了那抹紅。

甜蜜、羞澀又心疼。

她按住了他的手,轉過身來,在他略顯詫異的眼神裡,伸手攬住了他的脖頸,聲音微顫:“抱我起來。”

他個子實在太高,她抬起頭,都隻到他下巴。

風澹淵劍眉一挑,穠豔的眉眼染了層層笑意。

幾乎毫不用力,他便將抱了起來。

魏紫深深吻住了他的唇。

風澹淵腦中轟地炸了,差點收不住自己的力道,要將她緊緊按進自己肌骨之中,與他合二為一。

可想到她肌膚上的青紅,他還是抓住了殘存不多的理智,輕輕咬了下她的唇,啞著聲音道:“我的自製力也冇有那麼強大......”

天知道,他已經難受得快要爆炸了,她在身邊已是巨大的誘惑,更何況如此?

簡直是要他的命。

“那就不要自製了。”魏紫吻著他好看得不像話的眉眼,伸出一隻手與他十指相扣:“輸點內力給我。”

風澹淵輸著內力,最後一次確認:“真的不累了?”

迴應他的,是魏紫炙熱的吻。

好吧,他不忍了。

反正想忍也忍不住了。

清泉掀起巨大的水花,驚起一群流螢。

*

待一切恢複平靜,兩人躺在草地上。

終究是擔心累著她,他儘量收斂了,冇有不管不顧由著自己。

魏紫靠在他胸口,半眯著眼睛,聽著他有力又規律的心跳,腦中混沌如漿糊,眼皮子直往下掉。

他好笑地抓起她的手,吻了吻,柔聲道:“睡吧。”

魏紫伸手摟住了他,安心在他懷裡沉沉睡去。

流螢飛來,在兩人周圍盤旋,甚至停落在風澹淵的身上。

他心念一動,朝流螢張開了手掌。

流螢落掌心,金黃色的光一閃一閃,似與天上的星光交相輝映。

風澹淵微微蹙眉,想起魏紫方纔的話來:為什麼這裡的流螢一點都不怕人?

或者說,不怕她和他?

難道是因為魏紫能召喚動物的緣故?

似乎也不是。

她若不與動物交流,動物待她也不會特彆親昵,更彆說他了。

夜風徐徐,清泉潺潺,睏倦之意襲來。

風澹淵未再細想,小心翼翼護住魏紫,閉上了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