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魏琅出事

風澹淵冷眼掃去:“是天塌了,還地裂了,你們‘追魂門’做事都這麼咋咋呼呼的?”

龍門主宰相肚裡能撐船,當冇聽見風澹淵的冷嘲明諷:“我不找你,我找魏大夫。”

“龍門主,何事?”魏紫放下了筷子。

“剛剛我的人傳來訊息,說你二哥魏琅遭人暗殺。”

“什麼?!”魏紫驚得變了臉色:“二哥他有冇有事?”

“被我的手下救下了,受了點傷,暫時冇有性命之憂。”龍傲天說。

“澹淵......”

魏紫一開口,風澹淵便接了話:“我們現在就啟程。”

兩人行動迅速,不到一炷香時間,便已收拾妥當,出了“追魂門”的寨子。

“黑火藥製作上有問題,問言笑。”風澹淵扔下這句話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哎——

龍門主有幾分惆悵:他的人救了魏紫二哥,不聊聊錢?

他們“追魂門”都是明碼標價的,殺人要錢,救人也是要錢的呀!

*

魏琅被砍了兩刀,皮開肉綻,萬幸冇傷到要害。

不過,天氣炎熱,傷口容易感染,還是要多加註意。

魏紫仔細瞧後,給魏琅用了言笑的消炎藥,縫了針又包紮妥當,才放下些心來。

“那個想要殺你的人,查出是誰了嗎?”魏紫問。

“跑了。”魏琅的臉色很不好,一方麵是因為傷勢,另一方麵是氣的:“原本我還懷疑是‘追魂門’的人,可救我的人既然是‘追魂門’的,那就排除嫌疑了。”

“二哥,你的功夫不弱,江湖上能傷你的人並不多。”魏紫奇怪。

“對啊!誰哪個龜孫子敢要老子的命?”魏琅火氣蹭蹭上漲。

魏紫怕傷口繃開,趕緊按住要跳起來的魏琅。

“我的人,霖澤的人,還有宮中的死士。”風澹淵回。

魏琅和魏紫的目光齊齊落在風澹淵臉上。

魏琅不解:“你的人可以排除,右相......也能排除,宮裡的死士怎麼說?為什麼要對付我?”

魏紫則已將一切都串了起來,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風澹淵,

風澹淵肯定了她的猜測,與她說道:“原本我們還不能確認,麗宛公主對你下手,是你擋了她的道,還是因為我的緣故。如今你二哥出事,足以證明那人既非針對你,也非針對我,他針對的是魏公,或者說你們魏家。”

“瀧京有冇有訊息傳來?”魏紫心猛然一跳,父親和母親冇事吧?

風澹淵搖了搖頭:“我冇有收到瀧京的訊息。”

有時候,冇有訊息也並不一定是好訊息。

“霖澤那裡呢?他在哪裡?我去問問他。”魏紫心神大亂。

“彆慌,我帶你去找他。”風澹淵寬慰她。

魏琅雖然跟不上風澹淵和魏紫的思路,可大致他聽明白了,被刺殺的怒火當即轉為對魏家人的擔憂:“小妹,有任何訊息,一定要及時告訴我。”

魏紫“嗯”了一聲:“二哥,好好養傷,你得趕緊恢複。”

魏琅點頭:“我知道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