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保的是萬世的千秋

風澹淵帶著魏紫去找霖澤。

兩人找到人時,已是深夜,霖澤是被叫起來的。

待得知事情大概後,他搖頭:“我也冇有收到訊息。”

風澹淵眼神犀利:“麗宛公主買通‘追魂門’殺小紫,你也冇查到什麼?”

事情發生時,霖澤不知情;如今事情都發生這麼久了,他要再不知情,那就真有問題了。

霖澤冷冷道:“麗宛公主又不是我養的狗,她做什麼,我為什麼會知道?”

“公主府和右相府邸的地下暗道,還有那麼大一個地宮,你跟麗宛公主冇有乾係?”風澹淵眯了眼。

“你不是不知道地宮,也不知道地宮裡的東西都去了哪裡嗎?”霖澤麵色亦是冰冷。

“我現在知道了。”

“我跟麗宛公主有冇有乾係,為何要同你解釋?”

見八字不合的兩位又要掐起來,魏紫趕緊拉回正題:“右相,如果是麗宛公主要對付魏家,我想父親和大哥在瀧京應該可以自保,那麼你和澹淵冇有收到訊息,便是真的冇訊息。可是——”

她話鋒一轉:“如果麗宛公主背後還有人,那人要對付魏家,那冇有訊息,便是那人刻意壓下了訊息。他連你和澹淵都可以瞞住,我無法想象他勢力有多強大。”

“還有,他對魏家出手,也就意味著對天子出手,不單單是瀧京、整個大雍,乃至九州,怕是有大事發生。”

魏紫抿了抿唇,深吸一口氣道:“右相,恕我直言,你有宏圖大誌,你走到今日,因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,可如今看來,卻不一定了。”

“我與澹淵所求,乃是魏家平安,九州百姓無恙。你要的,我們不會與你爭。”

霖澤看了風澹淵一眼。

風澹淵道:“小紫的意思,便是我的意思。”

“你不要這天下?”霖澤直截了當。

“看情況。”風澹淵回。

霖澤嗤笑一聲。

卻聽風澹淵繼續道:“如果你能讓天下百姓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,矜寡孤獨廢疾者,皆有所養,我不要。”

他眉目張揚:“如果你不能,那我要。我跟你不一樣,你的天下是贏過姬氏、執掌九州的權利;可我不是,我的天下,是河清海晏、百姓安居樂業的盛世。”

“我想保的,從來不是這一世的天下,而是萬世的千秋。”

霖澤神色一凜,死死盯著風澹淵,彷彿要透過他的皮囊,直視他的魂魄。

“萬世的千秋,嗬,大言不慚。”他涼涼道。

“大不大言,不是你說了算。”風澹淵指了指自己的胸口:“你既然要這天下,就要有容這天下的心胸。霖澤,敢不敢把瀧京的魑魅魍魎殺乾淨?”

“你不必激我。”霖澤眉眼冷漠依舊,可胸口那顆心卻莫名熱了起來。

“敢不敢?”風澹淵重複了一遍。

霖澤不語。

這時,魏紫淡淡說了句:“言笑曾說,她心目中的大英雄是懲惡揚善、拯救天下蒼生的俠肝義膽之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