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這仇怎麼報?

浣衣處,宮人在埋頭洗衣。

又走來幾個宮女,每人都抱著一大桶的臟衣服。

“怎麼又來這麼多?”有年長些的宮女忍不住抱怨。

“你又不是知道,公主一日要換好幾套衣服。”坐她身邊的宮女低聲道。

“儀元宮那裡也是。我就納悶了,如今王後都不出儀元宮,哪有那麼多衣服要換要洗......”

宮女們冇日冇夜地洗,心裡的埋怨與日俱增。

幾人見角落裡新來的宮女低頭不語,互相遞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,毫不客氣地將分到的衣服扔到了那新宮女麵前。

堆得高高的臟衣服頓時遮住了新宮女的身子。

新宮女彷彿聽不見也看不見,隻有洗衣服一件事。

等終於把那堆小山似的衣服洗乾淨,天已經黑頭了。

晚膳早就分完,留給她的,隻有一點鍋底的米湯,和兩個被挑剩下的饅頭。

新宮女早習以為常,拿饅頭就著米湯,大口大口地吃。

兩隻老鼠鑽了進來,在新宮女腳下打轉,倒也不怕她。

新宮女低頭看了一會,將半個饅頭掰碎,扔在了地上。

老鼠湊過去,把饅頭碎片吃得乾乾淨淨,又在她身邊繞了一圈,才跑開了。

新宮女推開窗,深黛色的夜空中,明月將圓未圓。

十五月圓夜,宮中有拜月儀式。

屆時,麗宛公主會攜二王子現身禦花園,那時是最好的時機。

新宮女雙目通紅,眼裡皆是深深的仇恨之意。

*

瀧京城外,西山。

魏玨醒了。

“我要殺了她!我要殺了她!”他瘋了一般衝出山洞。

魏琅和魏紫趕來,見此情形,趕緊拉住他。

“彆發瘋!”魏琅喝道。

“二哥......”魏玨一愣,隨即流下淚來,恨恨道:“魏家上上下下三百二十七口人,她殺得乾乾淨淨!二哥,此仇不報,我誓不為人!”

“那你怎麼報?!”魏琅厲聲吼道:“再衝過去,讓人把你射成篩子?小妹能救你一次,不能次次都救你!魏玨,你的腦子呢?”

魏玨哭了起來:“二哥,我恨啊......為什麼,為什麼會這樣?我寧願跟父親母親他們一起去了,也不想像個廢物一樣什麼都做不了啊!”

魏紫紅了眼眶,她哽咽道:“三哥,你不是廢物。這個仇,我們一定要報。但在這之前,你不能衝動。”

“這仇怎麼報?”魏玨問。

“揮師入瀧京,斬殺麗宛。”

說這話的,不是魏紫,是風澹淵。

魏氏兄弟怔愣。

“支援麗宛的,一共六十萬軍隊。我手上十五萬,霖澤十萬,等霖澤說服豫王,加上豫王二十萬軍隊,那便是四十五萬。”

“四十五萬對抗六十萬,這仗有勝算。”風澹淵說。

魏紫亦驚訝地看著風澹淵,這事她也是第一次聽他說。

風澹淵對上她的目光,繼續道:“不過,麗宛的九州軍隊,不會這麼快集合,我和霖澤的也是同樣,真正打的時候,兵力應該在三十五萬對四十萬左右。”

魏玨立刻道:“打仗算我一個!”

魏琅亦是:“也算我一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