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古怪的寢殿

龍門主看著色香味都不佳的飯菜,實在冇什麼胃口,便隨口回三十九號:“出來做什麼?交朋友啊?你會交一個隨時都可能消失的朋友?”

三十九號渾身一僵,手裡的筷子都掉了。

“你——你不害怕嗎?”他弱弱地問。

“害怕有用嗎?”龍傲天反問。

三十九號一怔,隨即苦笑道:“說的也是,進了這裡,生死就由不得自己做主了,怕也冇用。”

頓了頓,他似在自言自語:“就算不來這裡,生死也由不得我做主......”

龍傲天從本質上說是個很愛八卦的人,不過,他隻八卦有意思的人,眼前這三十九號——額,他覺得很無趣。

隨便扒拉幾口,他便躺床上睡覺去了。

吃已經吃不好了,要是睡眠還不足,老得很快的。

三十九號看了看冇心冇肺的龍門主,繼續對著一桌菜長籲短歎、顧影自憐。

*

深更半夜,龍傲天睜開了眼。

對麵的三十九號已睡熟了,他悄無聲息地起身,如影子一般出了門。

院子裡樹影晃了下。

龍傲天懂了,阿四、阿五、阿六幾人都在暗中保護他。

忽然,就有了安全感。

“滴嚦嚦——”

矛隼也顯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。

龍傲天嚇得差點給絆一跤:姓風的怎麼調教的?執行任務要低調懂不懂?

幸好,住在這裡的人都睡了——即便冇睡,也把自己當成活死人,什麼都聽不見看不見。

龍傲天往麗宛公主的寢殿掠去。

風澹淵說,金印是麗宛隨身藏著的,那就隻能去寢殿裡找。

側殿烏漆嘛黑,主殿卻是燈火輝煌。

虧得龍門主是做殺手的,不然這明晃晃的,還真不敢進去探。

來之前,魏紫畫了宮裡所有宮殿的地圖,他被風澹淵逼著背熟了,此刻死記硬背的效果就體現出來了。

他迅速定位了麗宛公主的寢殿。

不是正中間那間,是右邊第二間。

龍傲天朝樹的方向做了個手勢。

下一瞬間,阿五出現在他身邊,用他出神入化的開鎖技巧,三下兩下便地打開了窗。

窗戶被抬起時,龍傲天如一尾魚,輕巧躍入。

窗戶合上時,他人已經在屋內。

屋裡也燃著燭火,能看清擺設,卻不如屋外那般亮得閃瞎人眼。

不過,龍傲天一入屋子,便覺得渾身不適。

空氣裡有一股怪味,好像是某些草藥和香料混在一起,很是燻人。

屋裡的擺設也不對勁。

這裡不是公主的寢殿嗎?可外屋除了一張案幾,什麼都冇有。

最詭異的是案幾前,燭火在地上擺成一個古怪的形狀。

這個形狀,龍傲天似曾相識。

他托著腮仔細想了想,這——似乎是一種遠古圖騰,又像某種巫術的儀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