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風澹淵淡淡看了吳太醫一眼,吳太醫放下藥,掉頭就走,都不帶多看一眼的。

魏紫毫不猶豫將一碗藥乾了,噁心得她落下兩行熱淚。

風澹淵雖說心疼,卻也忍俊不禁:“讓你彆喝,你非得喝,邊哭邊喝的,讓人看見還以為我把你怎麼著了。”

一邊說,一邊拿袖子幫魏紫擦眼淚。

魏紫已逐漸習慣他的動手動腳,也隨他去了,隻是一顆一顆往嘴裡塞梅子。

“最後一碗了。”她吸著鼻子說。

見屋子裡隻剩下他和自己兩人,她問他:“有事說?”

風澹淵點頭:“再過幾日,我要去江南了。”其實早就應該出發的,但她重傷,他實在放不下心走。

魏紫一愣,想起在鄉下時,他便說過:兩個月後,他是要離開帝都的。當時他強迫她一起走,被她在心裡狠狠鄙視了一番,罵他霸道又腦殘。

誰能想到,才兩個多月的時間,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……

朝堂上的事,她不好多問,便道:“嗯,你走之前留兩個人給我,我也該去找月神醫了。”

風澹淵道:“月神醫就在江南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就是時間比較緊,等不到你傷勢痊癒了。”

魏紫笑了笑:“我哪有那麼嬌弱。你什麼時候啟程?”

風澹淵說:“五日後。”

魏紫點頭:“好,這幾日我把你的毒研究清楚,儘快把解藥配出來。”

風澹淵又道:“還有一事與你商量下——”

魏紫一愣,以為自己聽錯了,竟然能從風澹淵嘴裡聽到“與你商量”四個字?!

“哦,你說。”她趕緊道。

風澹淵見她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,倒樂了:“你緊張什麼?我強迫你做,你跟我急赤白臉,我說跟你商量,你又跟驚弓之鳥似的,我又不吃人,不至於吧。”

魏紫尬笑,心裡卻想:第一次見麵時,你可不就是說著吃人的話出場的嗎?

風澹淵不禁放柔了聲音:“我說過,我們之間的事,你說了算。你說你要‘尊重’二字,我記著。”

魏紫看著風澹淵灩灩的桃花眼,一時之間倒說不出話來,心裡不禁想:以前的他,跟現在的他,到底哪一個纔是真實的呢……

“彆用這種眼神看我。我是怎樣的人,往後餘生,你慢慢瞭解吧。”對麵的男人,簡直有讀心術!

“說回正事,如果你和我一起去江南,那孩子交給祖母照顧可好?”

魏紫頓時收回所有心思,腦中跟電影似的,閃過宮鬥劇裡殺人於無形的刀光劍影。

“你怎麼想,便怎麼說好了。”風澹淵道。

魏紫沉思片許,坦白道:“讓孩子留在燕王府,你或我又都不在,我不放心。”

“你擔心燕王府裡不安全?”

“是。”

風澹淵說:“燕王府的情況,我與你簡單說一說。燕王,基本不管事,隻關心他那堆火器,現在的燕王妃,也便是風澹寧和風為歡的母妃,前右相之女,眼裡隻有燕王和她兩個子女,這兩年忙著給他兩個孩子找合適的婚配,你不去招惹她,她也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“風澹寧和風為歡,你都見過了,一個一心掙大錢,一個立誌寫出驚世絕作,都是奇葩,不用管他們。”

“至於風澹夷……”風澹淵嘴角勾了勾,目露冷意:“毒蛇冬眠時,是灘爛泥,可這春暖花開了,毒蛇醒了,倒真會咬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