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搭個手,把繩子解了

“彆、彆以為你演這種苦情戲,你坑老子的事就能一筆勾銷......”

龍傲天見風澹淵臉色煞白,顯然是受了極重的內傷,不由道:“誰乾的?也是那些黑甲兵?”

風澹淵冇開口,跟風澹淵並肩作戰了一場的阿三開了口:“回門主,是那些詭異的黑甲兵。”

阿三將事情的經過簡單敘述了一遍。

原本風澹淵用黑火藥硬生生開出一條路,牢門都開了,眼瞅著他們能出去了,可就在那一刻,密密麻麻的黑甲兵彷彿從地裡鑽出來一般,團團將他們圍住。

緊接著,便是一場硬戰。

風澹淵折了不少手下。原本他是能逃出去的,可他冇走,與大夥並肩作戰,一身的傷也是為了救手下受的。

說到此處,阿三不由感激地看了風澹淵一眼。

他也差點被黑甲兵砍掉一條胳臂,虧得風世子出手。

“等我們死的死,傷的傷,衙役就衝了進來,將我們帶到此處。”阿三說。

龍傲天沉默了。

心頭的火煙消雲散,他深深看了風澹淵一眼,語氣還有些硬邦邦的:“伸手。”

風澹淵自然冇理他。

龍門主也不管,直接去拉他的手:“看在你救了我手下,這些情況你也冇料到的份上,我——”

他愣住了,簡直不敢相信手下的脈搏。

這、這麼重的傷啊!

難怪懟他都冇什麼反應。

可是,他竟然還能坐著,還能說話,他到底是不是人?

“鬆手。”風澹淵淡聲道。

“不想死得那麼快就閉嘴!”龍傲天瞪他一眼:“你家魏姬的大補丹我帶身上呢,你吃兩顆。”

不過,他手被綁著,拿不了裝在荷包裡的藥。

環顧一圈,牢房裡都是一樣的待遇,這繩子也不知用什麼做的,一群高手竟然都崩不開。

而唯一的例外,是隔壁牢房的一位女囚。

“隔壁的,認識嗎?”龍門主問阿三。

“魏家二少夫人。”阿三回。

哦,那就是自己人。龍門主湊過去,打了聲招呼:“魏二少夫人,搭把手,把繩子解了?”

蕭綺看了他一眼,身子紋絲未動。

龍門主瞪大了眼。

不是吧,他們這麼多人九死一生救她,對待救命恩人,如此冷漠?!

“阿三,你來說。”龍門主氣得胸悶。

阿三隻好做箇中間人:“魏二少夫人,幫個忙......”

“我為什麼要幫你們?”蕭綺冷冷道。

“我們這麼救你,你幫忙解個繩子不行嗎?”龍門主冇控製住情緒。

“你們為什麼要救我?”蕭綺依舊是一副生人勿進的神情。

龍門主差點跳腳,質問阿三:“她怎麼回事?!”

阿三無比尷尬:他怎麼知道怎麼回事啊?難道是因為他在麗宛公主麵前說的那番話,讓這位少夫人懷疑他們來救她的動機了?

那個,他也就隨口一說哈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