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彆鬨脾氣,乖乖吃藥

龍門主不高興,可不高興的龍門主是識大體、懂大局觀的。

所以,他還是乖乖湊過身去,讓蕭綺解開了手上的繩子。

不過,蕭綺解這繩子也是頗費了一番力氣,拔下簪子做輔助,試了好幾遍才成功。

“這結打很是古怪......”蕭綺盯著手裡繩子:“繩子也不是普通的麻。”

“什麼?”龍門主鬆著手腕隨口一問。

蕭綺卻認真回答了他:“繩子裡加了某種東西,所以即便用內力也崩不開;還有打的結,不知道解法壓根就不可能解開。”

“那你怎麼知道解法的?”龍門主問。

“我曾見小妹解過。”

蕭綺想起舊事來。那時候家裡幾個孩子皮,魏紫就讓一個個排排坐,教他們解結,解開了才允許他們去玩。

她閒著無聊,便坐在一邊瞧。

當時隻道是尋常,不曾想今日卻派上了用場。

風澹淵聽聞此言,心念一動,不由低頭細看青蚨背後的結。

看著看著,他也瞧出些端倪來,這個結他見過的,在言笑手機的考古圖書裡。

這是很古老的一種打結之法,可追溯到結繩記事時代。

這結,難道跟姬軒轅有關......

正思索間,冷不丁見龍傲天蹲在身邊,風澹淵一怔,暫時收了思緒。

“這藥用的可都是最上等的藥材,人蔘、鹿茸......魏大夫說,吃一顆能贈數年功力,我都冇捨得多吃。”龍門主一邊叭叭叭,一邊在荷包裡翻啊翻,終於翻出一個小瓶子。

打開瓶子,香氣四溢。

“這瓶是白水給的粉,搞錯了。”

風澹淵:“......”這藥他忽然不敢吃了。

“這瓶,肯定冇錯了。”龍門主又掏出一隻瓶子。

打開,卻溢位一股甜膩的味兒。

“上麵放的是蜜餞,掩人耳目的。”龍傲天往嘴裡塞了兩顆,隨口問風澹淵:“你吃嗎?按魏大夫給的秘方做的,酸酸甜甜可開胃了。”

風澹淵抿緊了唇:“......”

龍門主終於在瓶子底部掏出了兩粒褐色的藥丸:“十全大補丹,來,吃兩顆!”

風澹淵:“......”他不想吃。

“你傷得這麼重,不吃藥不行!”龍門主正色道:“就算魏大夫醫術再高,她也救不活一個死人。你,彆跟小孩子一樣鬨脾氣。”

你才小孩子,你全家都是小孩子!風澹淵抿了抿唇,無比抗拒地微微張開了嘴。

我塞!

龍門主迅速將藥扔進了他嘴裡。

差點給被噎死的風澹淵:“......”

原本嘴裡都是血腥味,現在加上藥丸上的蜜餞味,真的——無比酸爽......

“能運功嗎?”

龍門主摸著下巴想了下,決定救人救到底,伸手抵在風澹淵的肩上,將綿厚的內力輸入他體內,催發藥效。

風澹淵閉上了眼。

不得不說,龍門主這人雖然呱噪,做事倒算靠譜。

他用內勁將藥化開後,風澹淵被震傷的五臟六腑,疼痛大減,虛軟的四肢也開始有了些力氣。

傷勢一好轉,腦子便越發冷靜清晰起來。

那些黑甲衛有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