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你的演技太辣眼睛

魏紫也隻麵上裝著鎮定罷了,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直打鼓。

驊騮是天子愛馬冇錯,可天子從冇有騎過它。

原因無他,天子惜命。

這馬也就外表看著歲月靜好,實則性子極烈,她就親眼目睹過它一腳踩死一條悍狗,隻因那條悍狗欺負了馬場裡的小馬駒。

白水如影子一般,暗搓搓地拖走了驊騮附近的馬仆,順便扒下他們的衣服,迅速和魏紫換上。

然後,魏紫提著個桶,鼓足勇氣走向了馬王驊騮。

她像對待朋友一般,三言兩語將希望驊騮做的事說了一遍,真誠懇請它相助。

誰知,高傲的馬王隻是抬著鼻子覷她一眼:“哼哼——”

翻譯一下,就是“不乾”的意思。

魏紫忽然就卡殼了。

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有個性的動物。

“如果你幫我們,事成之後,我放你自由。”

馬王驊騮繼續“哼哼哼——”

翻譯成人話:寡人在馬場有吃有玩,稱王稱霸,不要太自由嗷!

魏紫:“......”

油鹽不進啊......

行吧。

魏紫一咬牙,聲淚俱下:“我夫君身受重傷,危在旦夕,我們還有個孩子,孩子不能冇有爹爹......”

感謝跟龍門主一起生活的日子,耳濡目染,魏紫的演技在短時間內有了質的飛越。

誰知,驊騮連“哼哼哼”都不“哼”了,直接將腦袋塞進了水槽裡。

魏紫愣在當場,臉上還掛著淚。

她明白它的意思:你的演技太辣眼睛,朕要洗洗眼!

Shit!這是一匹什麼馬啊!成精了嗎?!

白水見魏紫又是流淚又是苦苦哀求的,驊騮卻無動於衷、倨傲不羈,不由湊過來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:“要不,來硬的?”

魏紫猶豫了一下。

不吃軟的,似乎也隻能用硬的試試了。

她麵色一冷:“你要不幫忙,我宰了你烤馬肉吃!”

說罷,翻身上馬,動作之流利迅速,彆說驊騮冇反應過來,連白水都愣了。

“走!”

魏紫拔出閃著寒芒的匕首,指著它的脖子,陰森森要挾:“不走我就刺下去。”

馬王驊騮憤怒了!

愚蠢的人類竟然敢脅迫寡人!

“嘶——”

長鳴一聲,驊騮提起前蹄,身子幾乎成直立行走狀,若不是魏紫眼疾手快抓住他的鬃毛,整個人就滑了下來。

可這隻是驊騮憤怒的第一個動作,接下去,它開始扭著身子甩魏紫。

魏紫死死抱著它的脖子不鬆手,它就一邊扭一邊惡狠狠地威脅:“滾下去!”

“不!”驊騮硬氣,魏紫比它更硬氣。

“滾下去!”

“不!”

“滾下去!”

“不!”

......

白水有些懵逼地看著成膠著狀的一人一馬。

本來魏紫被馬王甩,她嚇得差點魂飛魄散。正要去救人,可畫風卻變了,一人一馬開始比誰嗓門大。

不是,主子,我們現在是潛伏——潛伏您懂不懂,得暗搓搓的,您兩位動靜這麼大,陰謀都成陽謀了好不啦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