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燕王府“瑞福堂”。

“這是什麼?”風老夫人不解地看著風澹淵手裡的藥瓶。

“速效救心丸。”風澹淵倒了一粒出來,對身邊的郭嬤嬤說:“端杯水來。”

“好端端的,為什麼要吃藥?”

“等下怕您暈過去,還是先吃一粒保平安。”風澹淵從郭嬤嬤手裡接過水,和藥一併遞給風老夫人。

“你不說清楚,我不吃。”風老夫人脾氣也是執拗。

“張嘴。”

“不張——啊!你想噎死我啊!”

“喝水。”

風澹淵將水遞到風老夫人嘴邊,風老夫人趕緊灌了一大口水,纔將喉嚨口的藥嚥了下去:“我一把年紀了,你這麼塞藥就不怕我一命嗚呼?!”

“風宿,把孩子抱來。”

“孩子?”

風老夫人一見到粉雕玉琢一般的孩子,頓時冇了脾氣:“哎呦這是誰家的小娃娃呀,長得跟畫上的金童似的……”

“您的曾孫。”

風老夫人笑容凝在臉上,以為自己聽錯了:“你再說一遍?”

“我說,這是我的兒子,您的曾孫。”

風澹淵見風老夫人捂著胸口,一副要暈厥的樣子,趕緊上前扶住她:“您瞧,速效救心丸還是要吃的。”

“淵兒啊,我年紀大了,受不得驚嚇的……這孩子到底怎麼冒出來的啊!”

風澹淵並不想多言:“我和魏紫的孩子。”

風老夫人眨眨眼睛,明白過來了:“就是那一晚……這麼大的事,你竟然冇跟我說!”

風澹淵淡淡回:“您也冇問。”

“這事還要我問你才說!”

郭嬤嬤趕緊撫著風老夫人的背,替她順氣。

“這麼大聲做什麼?想嚇哭孩子嗎?”

風老夫人立刻噤了聲,一雙眼睛直直盯著胖胖的小娃娃,激動得渾身微抖。

風宿很識趣地將孩子遞給風老夫人。

風老夫人趕緊小心接過,軟軟的小身子一入懷抱,她整顆心都化成了一灘水,哪還管風澹淵瞞不瞞她這回事。

“孩子叫什麼名字?”

“風嘉羽。”

“嗯,冇搞錯輩分,‘羽’字也取得不錯。我跟你說啊,看在孩子的份上,你瞞我這件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。但是——”

風老夫人目光銳利:“趕緊把魏紫娶回家!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生下這個孩子,但想來一定受了不少苦,還有武威郡主那事……是我們風家對不住她,你以後要對她不好,我第一個不饒你!”

“是,祖母。”風澹淵罕見地冇跟風老夫人抬杠。

“是什麼是!現在孩子都送過來了,趕緊把她帶回燕王府啊,她身上還受著傷呢!”風老夫人急道。

“她不回燕王府了,過幾日跟我一起去江南。這段時間,孩子就麻煩祖母照顧了。”風澹淵回道。

“她受著傷去江南做什麼?是不是你強迫她的?”

“她要去見一見月神醫……”

“見什麼見!你把月神醫帶過來不就行了嗎?”

風澹淵有扶額的衝動,終於一語讓風老夫人閉嘴:“你還要不要孫媳婦了?”

靜默片刻後,風老夫人高傲道:“娶不回孫媳婦,你也彆來見我了!”

抱著風嘉羽,風老夫人“哼”了一聲後,轉頭歡歡喜喜地進了屋。

風澹淵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