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她認出這支軍隊了!

龍傲天額頭的冷汗落了下來。

你大爺的,這還怎麼出得去?

正在這時,一道悠揚的笛聲傳來,緊接著是“吼”的一聲。

龍傲天一驚,獅子?!

風澹淵亦是蹙眉,她還是衝進來了。

與此同時,已到第二道門口的魏紫,見到前方黑沉沉的軍隊,心口一震:這就是矛隼所言的黑甲衛嗎?

緊接著,她看到更讓她吃驚的一幕:那些跟隨她而來的動物,都停在第二道門口,竟是一步都不敢再往前邁。

顯然是被什麼嚇住了。

魏紫身下的驊騮亦焦躁不安:“往回退往回退!寡人要回去。”

魏紫問:“你們為何害怕那些黑甲衛?”

驊騮扭著身子回:“就、就是害怕,哪有那麼多為什麼?”

轉身就要往回走,卻被魏紫扯住韁繩喝止:“不許退,站在這裡。”

驊騮很氣,桀驁不遜地要反抗,誰知魏紫漫不經心地來了一句:“驚鴻在你身後看著。”

驊騮頓時不桀驁了。

這地方太危險了,它、它要保護驚鴻。

言笑湊過來低聲道:“這些黑甲衛怎麼冇有反應?”

魏紫也發現了這個奇怪之處,他們都衝進來了,這些黑甲衛怎麼好像看不見他們?

白水則道:“裡麵有打鬥聲,主子,應該是世子他們。”

言笑指了指一動不動的黑甲衛:“那——我們衝進去?”

魏紫皺眉。

地牢門口,白水他們處理掉了守衛,也有馬群和其他動物攔著,暫時無恙,但城中的其他守衛是個變數,不知何時會到。

他們的時間有限。

可眼前這些黑甲軍,她完全不知道實力如何,貿然衝過去,他們勝算幾何?

腦中飛速權衡著利弊。

身下的驊騮無比焦躁,無形的恐懼越來越強烈,可退又不能退。喘了幾口粗氣後,陡然間,它仰頭嘶鳴一聲,然後一鼓作氣,往前衝去。

這一突變,眾人反應不及。

魏紫也未料到,整個身子都往後仰去,要不是她反應快,緊緊扯住韁繩,人都要摔下來。

可還未等她穩定身形,驊騮載著她已衝入了黑甲衛之中。

言笑、白水、滌音見此,來不及多想,趕緊跟上。

魏紫腦中隻有一個想法:計劃趕不上變化......這馬怎麼回事!

然後,更詭異的事情發生了。

黑甲衛依舊一動不動。

嗷嗷直叫的驊騮,冇有一絲聲響的黑甲衛,鮮明的對比讓眾人又懵又愈發恐慌。

這、這究竟什麼情況啊?

魏紫狠狠一扯韁繩,讓驊騮不準動,目光在黑甲衛之間來回。

黑沉沉的盔甲中,聽不到呼吸聲。

她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汗毛直豎。

仔細看,麵具眼睛部位漆黑一片,亦看不見瞳目。

怎麼會——

魏紫腦中劃過一道亮光。

快如流星,但她狠狠抓住了。

她認出這支軍隊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