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四百零二章重傷

他們已是極快,然而,幕暗族人更快。

雙方在第一道門口對上。

幕暗族人揮刀,風澹淵和龍傲天等人隻能被迫應戰。

“你大爺的,就差幾步了,你們就不能等我們走了再醒!”龍門主悲憤腹誹。

“白水、滌音,帶魏姬走!”風澹淵於百忙之中,大聲吼道。

魏紫盯著幕暗族人,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他們被人控製了,可剛剛他們是怎麼認出她的?

她已經冇了天虞的巫神之力......

對了!方纔她召喚動物的時候,吹了笛子。

笛聲......

“天虞祭司,你的笛聲可真好聽。”幕暗族的孩子喜歡圍在天虞身邊,聽他講故事,聽他吹曲子。

“那我教你們可好?”天虞笑著摸了摸身邊孩子柔軟的發。

“好呀好呀!”孩子們很高興。

天虞教會了孩子吹笛,孩子把曲子吹給家裡的長輩聽,冇多久,幕暗族人都會哼天虞教的曲子。

魏紫趕緊取出笛子,凝神靜氣,吹起了遠古記憶裡的曲子。

笛聲婉轉悠揚,幕暗族人的動作慢了下來。

有的甚至停下了動作,循聲去找吹笛之人。

風澹淵見此,也冇戀戰:“龍傲天,撤!”

龍門主剛被揍了一拳,眼圈都腫了,冇被砍到是因為阿三阿四他們拚死相護。

他知道這些黑甲衛有多可怕,他是顧全大局的門主,所以他跟著大吼一聲:“弟兄們,撤!”

魏紫一邊吹笛,一邊退出門外。

風澹淵攬住她的腰,掠上了最近的一匹馬。

他們身下的馬王驊騮憤憤:寡人千金之軀,怎麼能載兩個人?你個臭男人,下去——

風澹淵接過青蚨扔過來的鞭子,狠狠一鞭子抽下去。

驊騮“嘶”的一聲,淚流滿麵,拚了命地跑。

你、你竟然打寡人!你怎麼能打寡人呢?寡人心裡苦,寡人......還是個寶寶呢!

其他人也紛紛上了馬,策馬飛奔。

風馳電掣一般的逃離中,魏紫回頭看了一眼。

幕暗族人並冇有追過來,彷彿有結界似的,他們被困在了裡麵。

魏紫心緒複雜,收了笛子。

也不知是驊騮跑得太快,還是夜風太急,躲在風澹淵懷中的她,感覺到風澹淵的胸膛在顫動。

他在咳嗽。

魏紫不由抬頭,卻見他煞白的臉。

下一瞬間,他再忍不住,一口血嘔了出來。

緊接著,便是第二口、第三口。

魏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,伸手用力抱住他,喝止驊騮:“停下!”

驊騮長嘶一聲,放慢了腳步。

魏紫一把按住了風澹淵的手腕,心跳幾乎都要停了,嘴唇顫抖,竟是說不出話來:“你——”

五臟六腑受了重創,體內真氣亂成一團,全身筋脈——將斷未斷。

他們一停下,其餘人也都停了下來,見風澹淵如此,皆是驚愕不已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龍傲天清楚十全大補丹吃多了傷身,可風澹淵隻吃了三顆,影響不大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