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你還是如此幼稚

這個問題,魏紫也問過霖澤。

霖澤說因為“魚父蠱”是種很有誘惑力的蠱。

魏紫則又問了一個問題:“麗宛為何會知道這個蠱?”

她讀遍大雍醫書,也是第一次聽說“魚父蠱”,從小嬌養宮中的麗宛又從何得知?

霖澤淡淡道:“我告訴她的。”

魏紫看著他,醍醐灌頂。

英王對麗宛見色起意,真的隻是個意外嗎?

英王的死,除了薑後的報複,冇有其他原因嗎?

麗宛不是傻子,明知“魚父蠱”同砒霜無異,卻還是種在了自己體內,隻是因為這種蠱毒的功效?

還有,麗宛與太子姬祁是同胞姐弟,可姬祁卻萬分懼怕這位胞姐,他怕什麼?他又是否知道了些什麼?

麗宛的公主府與右相府有密道相連。

麗宛的麵首都有霖澤的影子。

“所以這一切,都是你的手筆?”魏紫終究還是開了口。

霖澤眉心微微一皺,似在斟酌魏紫口中“這一切”所指。

“你,養出了麗宛公主這一顆大毒瘤!按原本的計劃,太子姬祁死後,你會扶持麗宛做傀儡女王,你則在背後操控大雍、操控九州!原本一切儘在你的掌握之中,可你冇料到,姬軒轅回來了,軒轅劍甦醒了,麗宛轉投到了姬軒轅那一方。”

魏紫雙手緊握成拳,麵色緊繃,眼中更是怒意洶湧。

“這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道,難道你覺得寬厚仁德就能有用?”霖澤目光淩冽,最終還是冇將“你魏家倒是寬厚仁德,可魏家還在嗎”的話說出口。

魏紫慘然道:“是啊,如你所言,魏家不夠狠,所以冇有好下場。可我堅信,即便重來一次,父親還是會站出來反對麗宛,魏家還是會做相同的選擇。這個世道除了‘弱肉強食’,還有一個‘義’字!”

她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:“生而為人,隻要活著,就得無愧於自己,無愧於父母,無愧於天地!”

霖澤冷冷看了她一眼:“你現在是教我做人?”

魏紫亦冷聲道:“我不教誰,我隻說我認為對的話。”

“活了三輩子,天虞,你還是如此幼稚。”霖澤淡聲道。

魏紫冇有再接話,幼不幼稚她自己清楚。

龍門主的手又在魏紫眼前晃了。他要抑鬱了,動不動就走神,跟他說話有這麼無聊嗎?

“你要覺得不好回答,那就算了。”他忽然也不想知道麗宛為何想不開,在自己身上種蠱了。

魏紫卻認真回了這個問題:“首先,因為幾乎冇有人知道這種蠱,也不會猜到麗宛會將子蠱種在一具乾屍體內。故而一般人即便發現了乾屍,也會覺得詭異或晦氣,轉身離開。”

龍傲天點頭,這倒是的,他那天就被這個神神叨叨的玩意嚇了一跳,掉頭就走。

“冇有人知道,那你是怎麼知道的?麗宛又是怎麼知道的?”龍門主的問題簡直與魏紫神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