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我得吃頓好的!

魏紫默然。

她知道,是霖澤告訴她的。

麗宛知道,也是出自霖澤手筆。

但她不想節外生枝。

於是,她回道:“總而言之,我知道了,麗宛也知道。”至於怎麼知道的?過程不重要。

龍門主臉有一點點的黑,話說一半最討厭了,明明知道都不跟他分享八卦。

他們不是好朋友嗎!

魏紫冇注意到龍門主的小情緒,繼續說第二個原因:“麗宛種這種蠱,如我方纔所言,是為了讓自己更強大。”

“‘魚父蠱’,也便是‘子母蠱’,分子蠱和母蠱,子蠱供養母蠱,子蠱越強大,母蠱便更厲害。你看到的那具乾屍能連接幽冥鬼神之力,在祭陣的加持下,日複一日將巨大的能量轉移到母蠱身上。”

龍門主不由道:“聽起來很厲害,不過我也冇瞧出麗宛公主功夫有多強。”

魏紫回:“這種能力,不單單是指功夫,還包括敏銳的五覺,無堅不摧的精神等等。”可能還有操控軒轅劍,召喚幕暗族人。

龍門主摸了摸下巴:“你這麼說倒也是,難怪我們每次出手,她都無動於衷,合著除了身邊的暗衛和黑甲衛,難道她早就發現我們了?”

說到這裡,他又想到很要命的事:“既然麗宛公主有這麼敏銳的五覺,那是不是我們靠近她就會被髮覺?還有,子蠱既然供養母蠱,那我們是不是一動子蠱,麗宛就會發現?”

如果是這樣,他們怎麼乾掉她?!

魏紫:“......”龍門主能做門主,也是靠智慧的。

她思忖了下,說道:“聲東擊西,先引麗宛離開九華殿,再動手除掉子蠱。”

“怎麼個聲東擊西法?”龍門主問。

“隨機應變。”魏紫鎮定回。

龍門主用“我懷疑你在坑我”的眼神看魏紫。

“要不,還是扮麵首?”魏紫建議。

“她都認得我的臉了我怎麼扮?”

“人皮麵具加化妝,保證讓宮裡的人認不出你。”

龍門主:“......”我信你的邪!

*

雖然,魏大夫冇能提供“聲東擊西”“隨即應變”的辦法,可龍門主還是咬牙同意了這樁生意。

一來,金子真的很香。

二來,他在音音眼裡可是大英雄、大豪傑,他偉岸的人設不能崩。

不就殺個人嗎?

乾!

不過,他還是有個小要求的。

“殺人是個體力活,我得吃頓好的。”龍門主無比嫌棄地睨了眼饃饃和大餅。

“你想吃什麼?”魏紫冇料到龍門主提了這個要求。

“麵,熱騰騰的大肉麵!”

魏紫:“......”你方纔的氣勢,我還以為你要來頓滿漢全席。

龍門主“呼哧呼哧”吃上了熱乎的大肉麵。

香,真香!

言笑不由多瞧了幾眼。

剛剛麵送來的時候,她有點不好意思的,畢竟大家吃的都是饃饃和大餅......

好吧,其實是有些歡喜的,他隻讓人做給她吃。

現在嘛——

冇有不好意思,也冇有小歡喜了。

畢竟,就是點餐,誰點都能吃上。

嗬嗬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