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太醫院。

因要下江南,魏紫便抓緊時間,趕著將風澹淵的血液裡的毒藥成分分解出來。

在現代,這也就是查個血液十幾分鐘的事,可在全憑人經驗和能力的古代,魏紫整整花了兩日兩夜,纔將風澹淵血液裡的異樣物質分離出來。

接下來,就是根據毒藥成分,對症配出解藥。

這個時候,冇有西藥,隻能配中藥。

也虧得魏紫的博士論文是中醫藥學方向,她纔對草藥如數家珍,否則到了這一步,還真是冇法子繼續下去了。

太子對魏紫做的事很好奇:“你這是在做什麼?”

風澹淵中毒之事是不能說的,魏紫便笑道:“也冇什麼,閒來無事,研究研究血液。”

太子是個好奇寶寶:“研究血液做什麼?”

魏紫簡單解釋:“俗話說,‘血為氣之母’,‘血能載氣’,如果將身體比作土地,那血便是河流,它將各種營養成分和氧氣運到身體各個器官;另一方麵,通過血液裡的成分分析,也能查出身體哪方麵出了問題。”

太子愈發好奇了:“你能通過查血的成分,查出生了什麼病嗎?”

魏紫點頭:“大致可以。”

太子一把掀起袖子:“那你幫我查查!我最近老睡不好覺,太醫卻說我很健康,哼,他們就隻會耍太極。”

魏紫趕緊道:“看太子麵色,並無大礙,您要信我,我開個食補單子,您照吃即可。”

太子的血,能冇事隨便動嗎?當然,冇關鍵是她也冇時間研究太子的血了。

太子卻很堅持:“還是查查比較放心。冇事,你動手吧!你要不動手,那我自己來。”

說著,就要取刀。

魏紫急忙製止:“不必不必,那我來吧。”

她取了針,在火上消毒後,又給太子的手指擦了些高濃度的酒,才刺了下去,擠出幾滴血來。

“這麼一點夠嗎?”太子持懷疑態度。

“隻是查查睡不好覺的原因,這點血足夠了。”魏紫睜著眼睛說瞎話。

“那你查好了跟我說一聲!”

“是。”魏紫恭敬道。

太子趕緊擺手:“你彆這麼跟我說話,大家都是一家人,嗯——以後我就叫你‘紫姐姐’吧!”

魏紫尷尬至極:“太子,您還是叫我‘魏紫’吧。”

太子立刻道:“那不成!淵哥哥要是聽我直呼你名字,還不得對我發飆啊?你都不知道,他發起火來,嚇死人了!”哦,她應該知道的,滅人家九族那種……

魏紫:“……”所以,風澹淵在皇宮裡也是橫著走的?

見魏紫麵有窘意,太子也是很聰明的,立刻轉了話題:“對了,你提的建‘醫學館’之事,我跟父皇說了,他覺得這是一件利國利民的事,值得做的。隻不過——”

“我也實話同你講,教育之事,投入甚大,如今國庫不充盈,四域也不安穩,一下子拿不出太多錢來,所以怕是要暫緩緩。”

魏紫點頭:“嗯,此事確實不能著急。”

太子又道:“我覺得這件事很好,就算父皇不管,我也是要管的!紫姐姐,給我點時間,我再想想辦法。”

魏紫明白,“錢”對於興醫學之事有多重要,便感激道:“那就有勞太子了。”

送走太子之後,魏紫繼續研究風澹淵血液裡毒藥的成分。

待研究得差不多後,不期然瞧見放在一邊太子的血,想著取都取了,魏紫順便查了。

一查之下,太子確實如她所料,身體康健。

按著習慣,她把太子血液的情況逐條記錄下來,待記錄完後,突然覺得哪裡不對勁。

魏紫迅速翻了前麵關於風澹淵血液情況的記錄。

兩者對比之後,她愕然發現:風澹淵和太子的血液冇有絲毫相似之處。

這——

兩人血緣關係雖然不近,但也不遠,照理說不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當然,也可能是古代冇有精細化的儀器,出現誤差的可能性極高。

應該是誤差。魏紫不再多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