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又被禁軍包圍了

至於雲光殿,地段也不好,離天子的天樞殿隔得老遠。

自然,這也是出於薑後手筆。

理由很簡單,雲光殿住的是田夫人和天子唯二的兒子姬修。

說起來,綠衣園還是天子專門為田夫人收拾出來的,當時的田夫人還是天子心尖尖上的白月光。田夫人一句“夏日來此處乘涼甚是涼爽”,天子便將園子更名為“綠衣”。

綠衣,乃田夫人的名。

薑後被氣得不輕,麵上卻還維持著一副“本宮胸懷寬廣本宮不嫉妒”的笑臉,一聽說田夫人覺得綠衣園好,便將附近空置的雲光殿收拾了出來,選了良辰吉日請田夫人搬家,美其名曰:田夫人這樣出塵脫俗的女子,唯有遠離王宮塵囂、又靠近綠衣園的雲光殿才適合居住。

天子雖有些遺憾田夫人住得遠了,卻也無法反駁薑後。

田夫人則氣得當場中暑,薑後當即又加了句:田氏體弱,雲光殿更適合靜養。

魏紫收回思緒。

曲台殿和雲光殿,都不是如今住在裡麵的人自己的選擇,也便是說:他們故意住在王宮角落裡,好方便低調行事,是不成立的。

劉夫人、水夫人、田夫人和姬修,以及兩座宮殿裡其他的人,究竟誰手裡有軒轅劍?

魏紫又想起阿三假裝刺殺天子時,探到的八卦:姬修病了,田夫人並冇有去天樞殿;劉夫人和水夫人是去了的。

所以——

如果要在兩處宮殿裡選一處,那她選擇:雲光殿。

理由很簡單:田夫人和姬修冇去天樞殿,方纔幕暗他們驟然消失,定是有人在操控軒轅劍,相比劉夫人和水夫人在天樞殿裡操控,冇去天樞殿的田夫人和姬修更方便。

賭一把!

魏紫言簡意賅說完她的猜測後,道:“是不是雲光殿,我並冇有十足把握,大概我們還要繼續冒險。”

龍門主挑眉覷她一眼:“從我來到瀧京就一直在冒險,也不差這一回了。”

魏紫有幾分感動,正想感謝龍門主的大義,卻聽後者說:“反正你錢給夠就成,風世子的八萬兩千金抹平,這次兩樁生意一共一萬四千五百金,你出去得給。我們關係好歸關係好,但親兄弟也得明算賬,更何況這些都是‘追魂門’弟兄們的血汗錢。”

魏紫:“......”

她還是高估了龍門主的俠肝義膽。不過,這個節骨眼上,他竟然還能把賬算得這麼清楚,的確是做門主的料。

“知道了,走吧。”魏紫心無波瀾地說。

幾人暗搓搓地離開綠衣園,前往雲光殿。

誰知他們剛走出綠衣園,就被密密麻麻的禁軍包圍了。

龍門主:“......!!!”

你大爺的又要蹲地牢了嗎?

“他們怎麼發現我們的?”龍門主躺平了,他不想打了,手痛、頭痛、渾身都痛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