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紫拿出一半的銀票,遞給風澹淵:“一人一半。”

風澹淵看都冇看,抬著他高傲的脖頸道:“你拿著。以後我們家的錢都歸你管,給我這些做什麼?”

魏紫的手僵在空中,半晌才擠出一句:“過了這個村,就冇這個店了。”不要拉倒!十萬兩銀子呢!

風澹淵斜覷她一眼,傲嬌道:“不稀罕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將銀票放回紫檀盒中,重新鎖上。她取走了三處宅子的地契,打算交給宋媽處理。

“東西我還是放在這裡,需要的話,我再來取。”魏紫跟薛三爺說。

“您儘管放著,您母親付了二十年的存櫃費。”薛三爺依舊客客氣氣的。

出了大通錢莊,魏紫突然道:“我怎麼覺得我這是‘狐假虎威’?”人家這麼熱情,肯定不會因為是她吧?

風澹淵大方道:“你儘管‘狐假虎威’去,我又不收你錢。”

魏紫:“……”

*

出發當日,陽光明媚。

風澹寧大包小包,大箱子小箱子,就差搬個屋子去了。

風澹淵將一本古書扔給風澹寧。

風澹寧激動道:“還是大哥你厲害!”偷東西一偷一個準!

風澹淵卻掃了一眼他的行李,說道:“放回去,輕便出行。”

風澹寧指著馬車:“馬車很大,也很空啊!”

風澹淵冷聲道:“要麼照我的話做,要麼在家待著,自己選。”

風澹寧歎了口氣,認命地將東西搬了回去,心裡糾結得要死:都想帶啊,到底捨棄哪些呀……

眼風一掃,卻見風宿和風羽大包小包、大箱子小箱子地往馬車上搬。

風澹寧不由提高了音量:“不是說輕便出行嗎?!”

風澹淵抬眼回他:“是你輕便出行,有意見?”

風澹寧敢怒不敢言,隻能乖乖取捨行李。

魏紫和蘇念提著兩個包裹前來。魏紫見馬車上放得滿滿噹噹的,又見風澹寧正抱著個箱子,笑道:“三世子帶這麼多東西,要不要幫忙?”

風澹寧還未開口,風澹淵倒先說了:“車上放的是你的東西,冇地擱他的。”

言語之間,倒有幾分邀功之意。

魏紫頓時不知道該繼續笑,還是不笑,看著風澹寧的目光也略有些複雜。

風澹寧哀怨地掃了她和風澹淵各一眼。

一共兩輛馬車,魏紫上了一輛,剛想喊蘇念“上來吧”,風澹淵倒先上了。

蘇念不等風澹淵開口,十分識趣地跟風澹寧上了另一輛。

魏紫和風澹淵麵對麵而坐,就差大眼瞪小眼了。

魏紫便拿出一本醫書來,翻開看了起來。

風澹淵不高興了:“一個大活人你不理,看那死氣沉沉的書?”

魏紫將書放在膝蓋上,和和氣氣地問:“大世子想做什麼?”

風澹淵道:“這一趟要快則半個月,慢則二十餘日,難不成你都準備捧著書過了?”

魏紫回他:“也不是,還可以睡覺。”

風澹淵嗤笑一聲:“你無不無聊?”

魏紫淡淡道:“我早就說過,我這人很無趣。”

風澹淵抬眉:“你也說過,我們重新開始,我不逼你,但你也彆整日想著讓我放棄吧?”

魏紫想起兩人的“和平相處”約定,便道:“左右無事,那我們聊個天?你想聊什麼?”態度夠好,夠誠懇了吧-